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19章 封林诺6:虫子爸又来了
字体设置
    “容易的容易的!有我这个当妈的在,咱家诺小子铁定是你们白家的乘龙快婿了!”

    林雪落将一个想为自己儿子娶媳妇婆婆的低姿态和讨好,演绎得淋漓尽致。

    相比较于小有心机的封团团,林雪落当然是更喜欢袁朵朵家的豆豆和芽芽。

    她知底白默家的这两丫头活泼开朗心思不重。而且白家的家底很殷实,跟自家大儿子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

    在林雪落看来:女人嘛,还是善良最重要!

    想他睿智诡诈的封行朗,还不是娶了她林雪落?!一直宠着爱着不说,还处处顺着她的心,如着她的意!

    如果这小夫妻俩心思都重那日子得多难过啊!

    “干妈干妈你来看我啦!”

    刚从房车里下来,在看到干妈林雪落的那一刻,白芽芽便立刻的飞奔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虽说干妈身后没跟着林诺哥,但芽芽已经很开心了。

    这奢华且夸张的房车,是白默专门用来接两个上高中的女儿上学放学的。

    豆豆芽芽本是要住校的,可白默怎么舍得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受那种苦头,几乎每天都亲自接送她们上下学。

    “芽芽,快让干妈看看,脸上好些了吗?”

    雪落心疼的抱着芽芽的脸看了又看:年青的皮肤恢复得很快,加上平日里的娇生惯养,白芽芽的肌肤几乎弹指可破。

    “干妈,没事的!其实诺诺哥根本没打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你可千万不要责怪诺诺哥哦!”

    为了心中美好的爱情,芽芽这善良的谎言是张口就来。

    “怎么能不怪呢?”

    雪落轻抚着芽芽的小脸蛋儿,“没有保护好干妈心爱的芽芽,诺小子就该挨批评!”

    “干妈,你对芽芽真好芽芽好爱好爱干妈的!”

    芽芽撒娇的偎依在雪落的怀里,“谢谢干妈来看芽芽!么么哒!”

    “白芽芽,咱能不能有点儿骨气?林诺那小子都敢揍你了,你还护着他?”

    白默刚下飞机就直接赶去了女儿的学校看望。对于动手打了自己女儿的封林诺,更是迫不及待的想揍上一顿。

    白默随即又撸着衣袖嗤哼:“别让我逮着那小子,老子铁定会揍他一顿!”

    “爸,你好烦呢!我都跟你说过遍了:诺诺哥没打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芽芽摇晃着父亲白默的手臂,“我不许你对诺诺哥动粗!听到了没?”

    “没听到!反正爹地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我女儿的坏蛋!”白默着实气到不行,便对着送上门来的雪落吵吵嚷嚷了起来:“林雪落,你家诺小子脚踩几只船究竟谁教的啊?封行朗呢?封行朗怎么没来?儿子做错事了,老子成软蛋躲

    起来了?”

    “那个我家行朗最近公司有点儿忙。”

    雪落暗自吁气:还好没把丈夫硬拖过来,不然准得跟白默这个二彪子打起来不可。

    对于白默护犊子的心,雪落很难理解。毕竟自己家里也有一个溺爱女儿到没原则的男人。

    真不知道这女儿跟父亲之间,上辈子究竟是不是真有那么段无法割舍的感情?

    无论白默还是封行朗,都宠女儿宠到了极致。唯一的区别就是:封行朗还算理智,而白默几乎濒临失控的状态。

    想着如果儿子林诺真在现场,保不准这白默连自己长辈的身份都不会顾及,直接握拳开打也说不定。

    “忙他个头!”

    白默怒声:“你跟封行朗要是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那我就要替你们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个混小子了!”

    “行了白默!雪落可是你嫂子,你对她这么大呼小叫的,也不怕你朗哥回头削你?!”

    袁朵朵出声呵斥住了丈夫的嚷嚷直叫,“再说了,雪落也是来看望芽芽,顺便替诺小子道歉来的!”

    “对对对,我是来道歉的!”

    雪落顺着袁朵朵的话意说道:“白默你也别生气了,我家诺小子肯定不会动手打芽芽的!诺小子从小到大都那么疼爱芽芽,又怎么舍得对她动手呢?一定是误会了!”

    “本来就是误会嘛!是豆豆没讲清楚了”

    芽芽怨怨的瞪了一眼乱打小报告的豆豆。

    豆豆牵着封林晚,抿着嘴没说话。

    她明白芽芽的心思。要换了她,也绝对不会承认是被诺诺哥哥推倒的。

    “晚晚,豆豆姐姐教你弹钢琴去好不好?”豆豆不想掺和这样的口水战。

    “豆豆姐姐,晚晚不想练琴”

    晚晚指着追着大金毛狗满院撒欢的白图图说道,“晚晚想跟嘟嘟和图图去玩!”

    “不许去!赶紧给豆豆姐姐去练琴!你爹地不在,小心点儿的你股!”

    在林雪落的温斥声中,封林晚这才不情不愿的被豆豆牵着小手朝琴房走去。

    白公馆之大,因为雪落母女常来练琴习字,便留有她们母女专门的房间。

    当妻子打来电话说,今晚要留宿白公馆时,封行朗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妻子还叮嘱他:在白默的火气没消之前,千万不要来白公馆碰钉子。

    封行朗是真的懒得去跟咋咋呼呼的白默去较真儿!毕竟是自家儿子惹出来的事儿,避避风头也好!

    打过去的电话,大儿子封林诺没在第一时间接听。

    但也没有掐断。

    父子心照不宣,封行朗便先行挂了电话。他不想让大儿子拘束为难。他相信自己的孩子有独立处理棘手事情的能力!

    又是一声叹息后,封行朗才起身离开顶层的办公室。

    叛逆野性,已经脱离管教和约束的大儿子

    被丛刚养跑偏的小儿子

    还是爱撒娇又软糯的女儿好贴心小棉袄!

    只可惜,今晚是抱不到他的小棉袄了!

    于是,封行朗便想着去关心一下几乎是被寄养在了丛刚那里的小儿子封什么程来着?

    对于小儿子封邢程这个名字,封行朗或许不是记不起来,而是不愿意去记罢了!

    在封行朗的心目中,封虫虫,或是封小虫,才是小儿子的名字。

    “爹地讨厌的小虫子爸爸又来了!”

    在三楼阳光房里看星星的丛安安小朋友,在瞄到盘山路上的跑车之后,立刻跑下楼来紧急汇报。

    丛刚的眼眸微微的扬动了一下,只是嗯了一声。

    “爹地,你快躲起来吧!等小虫子爸爸进来时,我把他赶走就行了!”

    对于时常欺负自己爹地的封行朗,丛安安是满满的抵触。甚至带上了敌意。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