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7章 快跑啊现在走还来得及 (求月票)
字体设置
    出了校门,走到公交车站。

    谢遥等车时,顺便观察了一下车站的情况,发现上面以前贴的小广告,已经全部被清理了。

    新增了一些招聘广告,大多是周围的一些小厂招杂工,还有店铺招收银要求相貌好身材不差。

    等了会儿,正有个穿着工装,大约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左手提着篮子,右手夹着刷子和桶罐,跑进站台,二话不说,夸嚓夸嚓就开始贴,动作熟练,快得像插秧似的。

    忽然,她动作一僵,稍微回过头,余光看到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男人一动不动盯着自己。

    妇女:……

    谢遥:……

    两人目光对视超过三秒钟。

    刷!

    妇女抗不住炙热的眼神,急忙一溜烟跑开了。

    “居然没有那种小卡片……”

    谢遥从那妇女刷的花里斑斓的广告上收回视线,颇感失望,打黄扫非的捷径被拦腰截断了。

    这时,他脚下影子从远处迅速拉回,宛如沸水似的冒起几个泡泡。

    “老师,按您吩咐,我躲在边上偷听一会儿,不敢太靠近,那个人果然不对劲!”许诺钻入影子里回复起鬼气,同时汇报道。

    “嗯,情理之中。”

    谢遥笑了下,之前在填写报名表时,他就注意到里面那个年轻男子了。

    那家伙估计还以为自己的隐藏得很好,却不知,他窥探谢遥时,谢遥也发现了他。

    一个明明躺着人的地方,却感觉无人存在,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别人或许会遗漏这一点,可惜遇到谢遥这种思维不按常理出牌,最擅长关注这种小bug的人,就无所遁形了。

    一群粗鄙的武夫,还想瞒过我这名天才术士的目光,做梦!

    “我看看……咦?”

    谢遥心神沉入,迅速查看了一遍许诺窥探的内容,便感觉到有些诧异。

    白阎?

    樊淘的师弟?

    说起来,好像樊淘的来历是不一般,当初他曾经想过教我绝学,结果被校长一句‘你那绝学能传授吗’给叫住。

    而奕理指归图,是他口中的万象棋谱?

    神使……联邦势力这么多,就近考虑元州城的话,有神使这个称呼的,不外乎那么几大家族了……

    谢遥摸着下巴,好奇的猜测起主任的来历起来。

    但过了会儿,刚才那刷小广告的妇女,又咯噔咯噔地跑回车站,紧张兮兮地看着谢遥。

    “?”

    谢遥注意到,她篮子了多了许多用报纸包好的,一朵朵红色的花儿。

    “有事?”谢遥问道。

    这妇女脸色有些不自然,颤抖地举着一朵花,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先……先生,买朵花儿吧。”

    啊这……卖火柴的老奶奶?

    谢遥战术后仰,脑海里蹦出这么一句,接着发现了这妇女不正常态度的来由。

    在大约三十米开外,一个拐角处,站着位看姿态应该是女性的怪人。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下半身穿着老式的格子裙,脚上黑色女鞋,两只白色的袜子沾满了污泥,臀部曲线姣好迷人,是女性的可能性占99%

    而腰部以上,这怪异的女人套了一个宽大、肥厚的黑色垃圾袋,仅仅扣出了两个小孔,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凸起的眼球。

    “一个疯子?”

    谢遥吃了一惊,远远地看着疯女人;疯女人死死盯着妇女;妇女牢牢看着谢遥。

    “先生!先生!买朵花,买朵花吧!”妇女则是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谢遥眯起眼睛,问道:“多少钱。”

    这妇女如蒙大赦道:“五元!五元一支。”

    谢遥目光扫过篮子,不多不少,正好十四支。

    “全要了。”谢遥道。

    “谢谢,谢谢先生!”

    妇女热泪盈眶。

    如果仅仅是买花,这种感激显得过于浮夸了,但她脸上的表情做不得假。

    谢遥从背包里找出一张五十,一张二十,刚好可以用来付款。

    这妇女脸色越来越白,脸上的汗水约来越多,一拿钱,也不数数,直接把花连着篮子一道儿给了谢遥。

    就在这一瞬间,那疯女人的一下身体抖动了一下,视线从妇女的身上移到了谢遥身上。

    死死盯住。

    谢遥霎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受到了无形力量的压迫,仿佛它随时会被捏爆的样子。

    下一刻,谢遥毫无预兆转身,背对了那女人的视线。

    这种心脏就要被捏爆的感觉,短暂消失,但是,那种如芒在背的刺痛,还是刺激着人的神经,足以令一般人发狂。

    难怪这妇人刚才一副急的要死的样子。

    好家伙,原来是拉我当替罪羊?

    只要买下这花,就会代替她,被那疯女人盯上?

    谢遥大感诧异,却非但不害怕,还异常的有些兴奋。

    这是什么东西?一个魔种吗?

    我身为魔药老师,居然没有听过这种东西,有意思了!

    只见妇女低着头,嘴里不断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想要摆脱的话,就把花卖给别人……对不起……”

    她边说边低头,快步逃了。

    留下谢遥在风中沉思片刻,和那疯女人僵持起来。

    他不用回头看,就明显感觉到,对方在靠近。

    虽然她的步子非常缓慢,但确实在靠近,这种一步一步向你走来的感觉,足以让人压抑恐惧到疯掉。

    “不能回头,只要回头我的心脏就会爆炸?”

    “好像,如果被追上的,也会被捏死?”

    谢遥消化着这种笼罩着自己的危机感。

    “先不说这东西能不能真的捏爆我的心脏,这玩意到底算什么?明明我刚才审视她的灵体,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它绝不是正常魔种。”

    “回去找老张求援?可是这样的话,就会和她视线对上,必须和她硬拼了。”

    “而且校长那走到这里这么远,这一来一回,挺浪费我下班时间的~”

    谢遥思索片刻,便挎起篮子,既没有逃走,也没有回去找校长。

    “哐当!”

    “吱呀!”

    “哐当哐当!”

    伴随着一连串金属撞击声,破烂到近乎有些可怜的公交车,摇摇晃晃地停在了站台。

    “不是去治安所的……”

    谢遥微微失神,看着空无一人的车厢,发现也没有沿途站点牌子。

    “师傅,去哪的?”

    虽然那可怕的疯女人就跟在后头,越来越近了,但谢遥还是忍不住问道。

    这年头了怎么还有这么破烂的公交!

    “城西火葬场。”司机戴着墨镜,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

    晦气,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好在,去火葬场的路会绕着绕着,经过一个叫做锒铛口的站,那里可以换乘到治安所,也不算太麻烦

    谢遥感觉到,脖子后头已经有人在吹凉气了。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嗯,先从追上公交车开始吧。”

    谢遥没多犹豫,迅速翻上车,掏出三个硬币,塞进投币箱。

    咣当!叮当!

    关门声连同硬币掉落的声音一同响起。

    司机仿佛没看到就在车后方不远处,套着黑色塑料袋的怪人,晃晃悠悠驶出了车站。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