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8、混乱
字体设置
    “”

    听到询问声。

    夏目美绪僵了僵,顿了一会,这才扭头去看。

    那是两个穿着风衣的中年人。

    大概是因为到了孩子都在上高中的年龄了,看到夏目美绪,他们语气还算客气,但看向夏目美绪的眼神,十分锐利,充满了审视。

    “是。”

    夏目美绪看着两人,迅速冷静下来,点了点头。

    “方便告诉我你登记的神社名号吗?抱歉,最近箱根的情况很复杂。”

    其中一个中年人看夏目美绪没有任何慌乱之色,眼神柔和了下来。

    夏目美绪报出了自己神社的名称。

    中年人点了点头,掏出一个类似手机的终端,操作了一会后,仔细端详了一番夏目美绪,开口道:“夏目美绪对吧?”

    “嗯。”

    “好的,你是跟朋友出来旅游?”

    “对。”

    “好的不过我建议你尽快回到所属的神社,这段时间正在清理野狗,你们混在其中的话,会让情况更加复杂。”

    “明白了。”夏目美绪再次点头。

    另一中年人接过话头,突然问道:“那一头谁展开的刻?你清楚吗?”

    夏目美绪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朝他们笑道“不清楚。”

    “你的神主北原南风没跟你一起出来?”后面说话的中年看了眼同事手中的终端,又询问了一句。

    “没有。”

    “明白了。”

    最开始询问的中年人点了点头,接着和同伴交流了一下眼色,便准备让到一边,让夏目美绪离开。

    但就在这时。

    “等一下。”

    他的同伴,突然注意到了缆车上,准备下来的岩井薰和宫田结衣。

    夏目美绪抿了抿嘴唇,有些无奈。

    “那位也是你们神社的神职吗?”

    果然。

    询问是避免不了的。

    夏目美绪回头看了眼岩井薰。

    岩井薰有些迷茫。

    也有些紧张。

    自然垂落的右手下意识握了握拳。

    夏目美绪舒了口气,回过头来,想要先尝试解释一下对方才刚觉醒。

    实在不行,就动手。

    但她还没开口

    砰

    火光和浓烟,突然在那两位审查官身后,炸开了。

    巨大的轰隆声。

    整个地面仿佛都震了震。

    还停在半空中的缆车也因为冲击力,左右晃了晃。

    宫田结衣和岩井薰摔倒在地。

    接着。

    伴随着尖叫和普通人的落荒而逃。

    两个审查官因为冲击力,直接往前倒去,摔了个狗吃屎。

    夏目美绪也被吓了一跳,回想起了一些事情,有些错愕地抬头看向前方。

    爆炸产生的浓烟随着微风缓缓消散。

    社畜大叔站在距离缆车不远的地方,右臂缠着绷带,看向这边,胡茬许久未刮,眼睛充满血丝,脸色狰狞如恶鬼。

    “审查官,你们不是要清理野狗吗?老子就是野狗”

    他看都没看缆车和夏目美绪,而是死死盯着地上的审查官,直接选择了自爆。

    “咳咳是嫌命长吗?”

    地上那个发现岩井薰也是天选的中年审查官挣扎着爬起来,看了眼地上昏迷的同伴后,眼神阴翳,准备站起身来。

    “爆!”

    社畜大叔再次举起中了一枪的右臂,伸出食指对准他,另一只手猛地拍下肩膀。

    空气中蕴含的灵聚拢在一起,躁动了起来。

    随着社畜大叔另一只手猛地拍向右肩膀。

    瞬间被引爆。

    本身没有杀伤力的灵,化作了火光和浓烟以及冲击力,倾泻而出。

    审查官猛地抬头,看向社畜大叔,抬手往侧边一挥。

    本来向他袭来的火光浓烟瞬间被什么东西撞上一样,改变方向,在侧边炸开,倾泻而出。

    审查官拍了拍膝盖上的土,彻底站起身来,迎着烟尘看着社畜大叔,讥讽道:“一个权正阶的野狗都敢来挑衅?到底谁给了你们勇气?神奈川的野狗就这么与众不同吗?”

    “呵,大概是山百合吧。”

    社畜大叔看对方生气了,竟然笑了笑。

    然后转身就打算逃跑。

    这时。

    缆车上。

    因为最开始的爆炸,一个踉跄跌倒的岩井薰和宫田结衣也重新站了起来,看到了这一幕。

    宫田结衣还好,似乎并不觉得惊讶。

    但岩井薰直接就愣住了。

    她透过还未散去的烟尘,看着远处那个风尘仆仆的男人,抿着嘴唇,神色复杂。

    而在对方准备逃跑时。

    她下意识就伸出了手,想要叫住他。

    社畜大叔眼角余光瞥到这一幕,顿了顿,但最后还是没有打招呼,甚至没有正眼看自己的女儿,直接就准备跑路

    砰!

    枪声。

    准备跑路的社畜大叔猛地停下脚步,看了眼慢慢渗出血的大腿,接着抬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边。

    “组长,你不是很能跑吗?”

    住吉一家长者町会若头,刺青男从车后缓缓走出来,提着一把9,对着社畜大叔,眼睛同样全是血丝。

    审查官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

    “别动。”

    刺青男将枪口调转,对准审查官,与此同时,两个端着9冲锋枪的小弟也从车后跑了出来,将枪口对准了那位审查官。

    刺青男软硬兼施道:“我知道阁下很厉害,也知道阁下身份不凡,但我并不想和你为敌我只是想从你眼前这位男人身上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你能不能先别管?你应该想要杀他吧?我可以代劳。”

    审查官看了看对方手中的枪,又看了看中枪的社畜大叔,耸了耸肩。

    不打算管了。

    反正都是送走。

    别人动手他其实也乐意。

    刺青男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再次将枪口对准了社畜大叔,问道:

    “那么,可以说钱在哪了吗?”

    此刻,社畜大叔已经站不稳跪在了地上,他因为疼痛气喘吁吁,额头上全是汗水。

    但他就是死撑着不说话。

    刺青男直接将枪口怼在社畜大叔的额头上,阴沉着脸,大吼道:“说话!”

    社畜大叔缓缓抬头,迎着枪口,看了眼缆车方向。

    刚好,就和岩井薰的目光对上了。

    岩井薰手脚冰凉,她跳下缆车,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眼角浮现出泪花,下意识就呼唤起了那个人的名字。

    “北原南风”

    也在她呼唤出来的同一时间。

    一辆刚到的缆车,缓缓停下。

    北原南风跳下缆车,看着眼前这一幕,发出了疑问。

    “我说你们啊到底在搞什么?”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