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洗皮鞋
字体设置
    第27章洗皮鞋

    由于下午大家还要去干活,短暂休息后大家都下地干活去了,连妹妹都去给公社放牛,家里剩下王石一个闲人。

    王家有三个房子,与路口成品字形排开,正对着巷口的是厨房,一间用茅草伴黄泥砌的墙壁,屋顶盖的茅草。

    王石走进里面,由于长时间烧柴,房顶下拉下一条条长长的茅草上沾满了黑色的烟灰,像一条条黑色的毛毛虫。

    火炉也是用黄泥砌成,一口是煮粥的铅锅,还有一口炒菜的铁锅,火炕旁边放着一捆木柴,火炉上打扫得还算干净。

    火炉旁边放着两口一米高六十公分阔的水缸。

    左边还有一个柜子,这是碗柜,由于是木制的,密封不是太好,打开来,发现有几只蟑螂在里面活动。

    农村人的生活就是这样,不能用城里人的眼光看,在79年能够有如此家具,也由于父亲是当兵退伍回来的还有自己每月寄回来的那笔钱的缘故。

    不然许多普通人家都是用三个石头简单做成的三角炉。

    厨房的左边是祖屋,两间开,一个是父亲睡的地方,还有一间是放稻谷还有其他家具,当是仓库,王石发现里面有几口大缸,掀开大缸的盖子,刚刚自己带回来的油花生带壳的熟花生跟白兔奶糖都放在大缸里,两单房间都是用隔板隔开。

    祖屋对面是弟弟妹妹还有母亲睡觉的屋子。

    这个时候的人家很少有水泥地,中间的空地用黄土跟石仔夯实,用来晒稻谷之用。

    这是东北很传统的农村,空气也不错,王石依偎在树荫下,感受了古朴的东北乡村。

    王石休息了一下,开始忙碌起来,打算生火做饭。

    家里现在只有自己是个闲人,厨师自然自己来。

    想到自己买回来的四斤猪白肉切碎炸成油装在罐子里,三斤的瘦肉,切了两斤的模样,剩下的用盐腌制了起来。

    农村人生活就是这样,东西不能一次吃完,腌制一些出来,有客人来的时候招待客人。

    家里还有一些野菜,跟白萝卜,用猪油炒更好吃。

    得亏王石单身,再加上前世王石吃过的饭菜,厨艺也是不错,忙活了半天,终于把饭菜做好了。

    看看水缸空空如也,王石挑着木桶向水井方向走去。

    水井在村下,王家在村中间,路程可不近,王石挑着水桶一路向下走。

    “王石,挑水那?”巷口村里一个老人见到王石这个男孩挑水,很是惊讶地问道。

    这是林奶奶,是个五保户,今年七十来岁,一口牙齿全掉光,嘴唇向里凹陷,听说她父亲以前可是个大地主,嫁过来的时候随嫁的东西都有好几车,现在居住的房子也是她父亲当年派人修建的。

    “是呀奶奶,家里现在就我一个闲人,可不得挑水么。”王石驻足看着对方,最后驻足跟对方聊了会天。

    在农村五保户可是最可怜不像后世,只要你有钱,无儿无女又怕什么,大不了去养老院,可是在现在的农村可不行,老伴走得早,现在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指不定哪天去世在家里发臭了都没有人发现。

    这是个有故事的老人,好不容易有个人跟她聊天,一高兴起来什么都聊,越说越高兴。

    “奶奶,那我先去挑水,等我把水缸装满,再过来跟你聊天,奶奶。”王石一看天色也不早,还有个把钟头就会放工了。

    “哪有男人挑水的,你不是有小花吗,让她挑,反正迟早是挑,早一点又有何妨。”老人有些不舍想让王石再聊久一些。

    “嘿嘿,再说吧。”

    晚上,家人放工回家,母亲看到王石煮了一锅的白米饭,责怪王石哪有这样过日子的。

    二弟王建军还好点,表现很平静,三弟王建党跟小妹王丽君则像是过了年似的。

    “开饭喽!”一张宽半米长一米半的餐桌上,王石把饭菜端了上来,“父亲怎么呢?”王石看不见父亲的身影问道。

    “父亲哪有这么快,要晚些,我们三队社员要登公分,父亲作为大队长,没有这么快回家的。”小妹王丽君说道。

    原来父亲是公社三队的大队长,社员们每天劳动回来后会登记一天的公分,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小册子,由大队长亲自签名,到收获的季节根据收获的粮食计算出今天一个公分值多少粮食,然后发到各家手中。

    在公社那边,父亲看到社员们都登记完了,摆摆手,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都累了一天的,总结会就不开了,大家都辛苦,早点睡。”说完,敲敲手里的烟竿站了起来。

    “五叔今天不说两句吗,这不是您的作风呀。”

    “就是,我们不困,说说吧,不说几句大家伙有点不适应。”

    “就是。”

    大家也知道今天王石回来事了很多好吃的,而照往常,作为大队长的父亲不说上十几二十分钟那是不散会的。

    “哼,走了,回去喝酒。”父亲也知道大伙故意的,哼了一声,走了。

    王石走出了家门,向三队的公社走去,半路上遇到了父亲,父子两人向家走去。

    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了起来,“唉,早知道在县城里买个家用电器就好了。”一路是黑灯瞎火的,看不清道路,可是父亲却是如履平地似的,一路不害怕踩到牛屎什么的。

    “母亲干吗呢?”回到家里,除了餐桌上有一盏煤油灯外,其他地方漆黑一片,而母亲正在离门口不远处的地方坐着小板凳洗着什么。

    “我帮你洗洗鞋子。”母亲手里没有停,水声哗哗地传来,“真是的,鞋子这么脏回来也不懂自己洗一下,真不知道你在北京是怎么生活的。”

    洗鞋子?

    王石皱着眉头一想,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自己的皮鞋!

    “哎呦喂,我的好母亲,这是皮鞋,不用洗的。”王石快步来到母亲跟前一把从母亲手里抢过皮鞋,“母亲,你知道吗,我穿上一年都不够你这么一下坏得还快。”这黑色的大头皮鞋可是回来时候在北京花了四十块钱在供销社买的,自己没穿多久,结果母亲来这么一下。

    你当是胶鞋呢,用水哗哗地洗。

    “啊?这……这可怎么办?”母亲听到王石的话,擦擦手站了起来。

    “哼,不知道的东西要问,不要动不动就用来洗,皮鞋不像胶鞋,你这么一洗,本来还可以再穿一年,现在最多可以穿两个月,哼。”父亲是见过世面的人,看着一眼母亲,“吃饭。”然后坐在桌子正中间。

    “母亲,没事的,明天晒晒就好了。”王石见到母亲还在责怪自己,安慰说道。

    父亲坐在那里接着说道:“皮鞋是用皮鞋油来擦的,不是用来洗的,知道吗,没见过世面。”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