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彻查
字体设置
    在玉珠面前被唐舒怀这样训斥,蘋果儿咬着唇,再也忍不住,呜哇一声哭出来:

    “我不是故意的,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日事多,我知道这东西珍贵,所以一直贴身放着的,可不曾想,明明白天一直在的,晚间摸时却没有了……”

    只有玉珠知道那颗珠子大有问题,先前水袖和寒玉这般小心也差点几次弄丢它,今日它被蘋果儿拾走时,她就有些预料到这样的情形了,因此才再说嘱托唐慎去将它拿回来。

    但显然他没有成功,此时这颗珠子怕是掉在府里哪个地方都有可能。

    蘋果儿的哭闹此时自然无济于事,唐舒怀也不愿多在这上面纠缠,只说道:“你先下去仔细想想会掉在哪里,等天亮后再仔细去找。玉珠留下。”

    这样的吩咐换来的是蘋果儿对玉珠更愤怒的瞪视。

    玉珠心道:这也怪我?

    人都走干净后,玉珠才将自己昨天所做的梦告诉了唐舒怀。

    关于阿妙和烛纸铺,也算是有了些线索。

    “大人,我并不能肯定梦境之中的事便一定是真实的,您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玉珠不敢把话说的太满,让唐舒怀自己决定。

    唐舒怀轻轻“嗯”了一声,“明日我派人去查查看。”

    玉珠松了口气,复又问:

    “老夫人好些了吗?若是老夫人从此后无碍,或许也不必……”

    唐舒怀摇头:“母亲虽已醒来,但那珠子如今被蘋果儿弄丢,就在府中,如你所言它未必不会再害人,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总要先找到它才算数。”

    虽然想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唐舒怀对这颗几次三番差点被弄丢的珠子也早有疑虑。

    玉珠这么说本来就是为了试探他,如果说唐舒怀的目的只是老夫人,那其实很容易,她猜测老夫人若是离了那珠子,再过段时日慢慢调养,身体就会有起色。

    但如今看来,唐舒怀与她一样,想要完全地弄清楚这颗珠子的来龙去脉,那她藏在心里的另一件事就可以开口了。

    “大人,其实先前我还有一桩事没有告诉你,是关于几日前老夫人院中的杏芳之死……”

    唐舒怀原本在喝茶,听着玉珠说的话,他竟是一时怔楞,手中的茶碗长久没有放下。

    玉珠经过这两日的观察,觉得唐舒怀也许确实是个表里如一的正人君子,因此才敢提起这件事,但此时看他沉沉的脸色,又有些后悔起来。

    毕竟杏芳都已经下葬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唐舒怀轻哼了声,跟着叹道:“我是这府里的家主,他们皆是我的亲信。这样的事,我却是从你嘴里听来的,当真讽刺。”

    他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

    “把所有人都叫进来。”

    这一声,却是对着门外说的。

    很快,荇藻、蘋果儿,还有前院的刘管家,甚至还有一个玉珠面生的武夫打扮的男人,在屋内哗啦啦跪了一地。

    “老夫人院子里的杏芳,究竟是怎么死的?”

    他这话一问出口,刘管家倒是还好,荇藻和蘋果儿几个齐齐变了脸色。

    刘管家并非唐舒怀的心腹,但因着和唐家的宗亲有旧,才做了这唐家的管家,这些年来也算是兢兢业业,感觉到唐舒怀生气了,他连忙将杏芳的事和盘托出。

    先前唐舒怀归府,刘管家只是报了他杏芳失足溺死,其中原委皆没有说明,如今见主家生了气,他才颤颤巍巍地说了个明白。

    “老爷,实非老奴想隐瞒,只是您不在府中,镇上里长连请捕快都不愿意,杏芳家中又急着领走尸体……老奴这才仓促了断此事,其实这之后,我也一直心中惶惶不安,总觉得另有隐情,如今您提起了,我再不敢隐瞒。是老奴没有尽心,请您责罚!”

    唐舒怀听完,并没有对刘管家如何,只温言让他下去了,作为一个外人,他并没有对其有很高的要求。

    真正让他失望的是剩下的人。

    他缓声说道:

    “因着老夫人的病情,你们不想让我多操心,便自作主张瞒下这样的事来?荇藻,你不要说你不知情。”

    荇藻是个聪明通透之人,眼下他哪里不知是谁多嘴又惹出了这桩事,只是也没空去瞪玉珠,他砰砰磕了两个响头,说道:

    “大人,在其位而谋其职,您已经不在京城,您已经离开大理寺了,如今您若还要主动卷入案件中去,您可有想过将来如何抽身?老夫人病重,少爷尚年幼,他们离不得您啊!”

    大理寺……

    这个地方玉珠觉得有些耳熟,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此时她当然明白过来,唐舒怀院子里的这几个下人是刻意把杏芳的事瞒着他的。

    这几个主仆间显然有自己的秘密,玉珠觉得自己此时在这实在有点多余,她应该跟着刘管家一起出去的。

    唐舒怀看着慢慢向门外蹭去的人,说道:“无需避讳,你留下即可。”

    玉珠摸摸鼻子,只得继续听下去。

    “如此说来,我却要感谢你们的自作主张了。”唐舒怀站起身来,他面上未有愤怒的神情,只是无奈而失望:“你们几个,每个都跟了我多年,可曾记得我是如何带你们回来的?”

    荇藻咬牙,低头说道:“我们几个,皆是承大人恩情,才有了性命活下来,为了大人,我们什么都可以做。”

    因此知道哪怕唐舒怀会生气,他也要自作主张,无辜冤死的一个丫头罢了,在他眼里及不上他家大人半根手指。

    唐舒怀转开了目光,淡淡地说:“你还是不懂,荇藻,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做什么,我收留你们,也不是让你们报恩。罢了,我想要教给你们的,这么多年来,你们依然没有学会。”

    他挥挥手,不再多言,只吩咐:“出去领罚吧,此事就当揭过。”

    荇藻微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转身出去了,剩下的蘋果儿和另一个男子也紧随其后。

    屋里只剩下玉珠一个人,留下原地尴尬。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