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拔萝卜
字体设置
    阿紫这回连身上都吓僵硬了,心里暗暗叫妈,还是认出来了!

    “昨天送水的不是你。”石景熠说道。

    阿紫呼出一口气,提在嗓子眼儿的心又放回了肚子里。

    “所以,”一个姑娘配了一个丫头,晚晚的院子里怎么可能有两个?石景熠看了看她的食盒子:“你是厨房的?”

    阿紫点头似啄米。

    “你这食盒子给谁送去的?”

    “是湘玉姑娘要的甜水。”

    湘玉?湘玉那里下个棋也不错。

    石景熠步伐一转,又往湘玉的碧珠院去了。

    那湘玉可是喜从天降了,阿紫默默地在心里想,点一碗糖水招去一头种驴。

    莲荷平日里看着娇美可人儿,印堂也不发黑,没想到是个拄拐下煤窑——专业捣煤的。

    石景熠在前面身高腿长,阿紫身体瘦弱,本来就走得比他慢,还拎了个食盒子,走着走着,本来是和石景熠落了一段距离,然而不知怎么,她在这七想八想的,忽然就差点撞在一起。

    “你想什么呢?”石景熠探究地问阿紫。

    想什么当然不可能告诉你,种驴。

    阿紫一幅害怕的样子,把头垂得更低。

    石景熠看她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心说这丫头怎地如此上不了台面,

    昨天就唯唯诺诺的,废物到上树打个枣都能抱树杈子摔下来,晚晚说是她自己院子的她就跟着去,今天谁也没把她怎么地,她就跟个受气包似的恨不得把脑袋插地里头去。

    心里就对她有了几分不喜,但还是把食盒子夺了过来拿在了手里。

    阿紫一看庄主把食盒子拎上了,这是打算亲手拎了去讨好湘玉,那自己还该不该跟着去?

    也不敢问,照旧在后面磨磨唧唧,一步两步,迈着魔鬼的小步伐,准备庄主一不注意就开溜。

    石景熠还特意放慢了步伐,走着走着还没听见脚步声,回头一看那丫头低个头颤颤巍巍地越走离得越远,气得直接吼她:“你给我走快点!”

    就见她好似梦游的人被突然人吓醒,然后勾着头跟个老太太般颤颤巍巍颠步小跑,颠了半天才颠到自己身后边。

    石景熠看她这一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好在这傻姑不在自己院子里伺候,要不自己哪天真得忍不住一脚把她踢死。

    带了她走到碧珠院的门外,把食盒又交回了阿紫的手里,阿紫刚要接,却见怀兰的丫头翠翠拿了个鞋样子从院子里出来,见了石景熠施了个礼:“庄主。”

    庄主便转手把食盒递给了翠翠道:“这是你们姑娘的糖水。”

    翠翠暗忖:我们姑娘不喜欢喝糖水,喜欢喝茶啊。

    不过庄主给的就接着,道了谢继续回听涛院。

    石景熠便奇道:“你干什么去?糖水怎么不给你们姑娘送去?”

    翠翠愣了下,答道:“奴婢这不就是回去把糖水给姑娘送去吗?”

    石景熠回头看了看碧珠院,又看了看翠翠。

    翠翠明白过来了,答道:“奴婢是怀兰姑娘的丫头翠翠。”

    石景熠一听是怀兰的丫头,怀兰会弹琴,去听听琴也不错,又改主意跟着翠翠走了。

    阿紫在后边目瞪口呆。

    这庄主不认识丫环也就算了,每个院子里的丫环规格都差不多,大身板子圆脸蛋子,穿的也大同小异,庄主不常在庄子里,认错了不足为奇。

    就是这个见谁跟谁跑的毛病该怎么形容?见异思迁?也不算吧,还没见着都能思迁。那算墙头草?也不是吧,也没人在他面前吹风,是他自己一会儿一个选择。一共六个小妾,愣是被他这套路玩得好像美人儿多得数不胜数,每时每刻都有新选择的感觉。

    那也就还算了,关键是他们把自己要送的糖水拐跑了。

    阿紫只得回了厨房重新做了一份给湘玉姑娘送了去。

    下午的时候天气很好,阿红劈好了柴,便来园子里帮了阿紫拔萝卜。

    “假如小兔子有五个萝卜,给了小狗三个萝卜,小兔子还剩几个萝卜?”

    “……”阿红呆头呆脑:“小兔子没有萝卜,兔子都到萝卜地里偷萝卜,啃了两口就跑……”

    “我是说假如,就是这事儿是假的,但你要当成真的,现在小兔子真的有五个萝卜…”阿紫耐着性子教阿红,人最悲哀的不是被卖了以后还帮人数钱,是眼看着自己被卖了多少银子都不明白那些银子的价值。

    一百个数背了半个月,前两天阿红终于背会了,阿紫在厨房偷了个油酥糕奖励阿红,又鼓励阿红学习加减法。

    “小兔子有五个萝卜,”阿红伸了短胖的胡萝卜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数出来五个,发现了新问题:“小兔子很爱吃萝卜,它是不会给小狗萝卜的。”

    “小兔子给了,现在小兔子就是给了,它有五个萝卜,给了小狗三个,你说说它还有几个?”阿紫将地上拔好的萝卜拿出来五个堆在一起,又扒拉走三个,指着剩下的两个问阿红。

    “小狗不能要小兔子的萝卜,小狗不吃萝卜吃剩饭剩菜。原来我们家养只小狗叫花花,只吃剩饭,菜园子里的菜它楸了一地,一口不吃就是祸害着玩儿…我们家的菜园子里种的长豆角扁豆角,还有芋头辣椒…都是我娘种的…”说着说着由哽咽变成咧嘴大哭:“我想我娘啊…阿紫…我想我娘…”

    阿紫眼见着她越扯越远,典型的上课溜号,暗暗在心里摇头:基因随了古大嫂,一对一家教都救不回来的差生。

    谁知道阿红越说越伤感,最后还嚎啕大哭了起来。

    阿紫很理解阿红,但是她这么不管不顾地嗷嗷大哭,被人发现告到童妈妈那里,岂不是又得吃鞭子。

    所以赶紧哄道:“会见到的,以后会见到你娘的…”

    “不会了…”阿红越哭声音越大:“我在哪儿都不知道,我也出不去,我再也看不见我娘了,娘啊!”

    阿紫急得脑门子冒汗了,这孩子怎么记吃不记打,刚来的时候就因为想家劈着劈着柴斧子一扔就开始大哭,被厨娘找了童妈妈来,童妈妈带了个洒扫婆子抽了顿鞭子。

    阿紫看了心疼又难过,劝她乖一点,想家也要忍住,留到晚上没人了再哭。

    阿红听话照做,结果没过几天又挨了一顿抽,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嗷嗷大哭,阿紫吓出一身冷汗死活拦不住,哭声传遍了半个庄子。

    这回也不用别人打小报告了,直接就把童妈妈招来了,亲自提了鞭子一顿抽,阿紫为她求情也顺道挨了好几鞭子。

    一对难姐难妹一起龇牙咧嘴疼了好几天才养好,干活都不方便。

    那滋味阿紫可不想再尝了,见阿红声音响亮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不由得边用手用力去捂了阿红的嘴,边说道:“别哭了!难听得和驴叫似的!”

    阿红拨开阿紫的手回嘴道:“像驴叫又有什么不好,你不是还说庄主都像驴呢!”

    石景熠本来立在后面看得津津有味,听到此话眉毛立马竖了起来。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