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一、家底
字体设置
    对于赵构来说,宋徽宗的棺椁和韦太后,是一定要迎回来的,这些是他当皇帝的法理所在,是舆论上的立国之本。

    换句话说,如果这时候跳出来另一个赵家子孙,跟金人达成协议,从金人手中换走了宋徽宗的棺椁,那么这个人理论上就可以称帝,跟赵构分庭抗礼。

    单单是理论上,就可以让无数人铤而走险,疯狂到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至于宋钦宗,就留他在五国城继续吃土吧。

    想当年,大怂货宋徽宗赵佶把皇位让给了小怂货宋钦宗赵桓,小怂皇帝赵桓想跟金人议和,赵家九哥赵构主动请缨当使者,去了金人营中。

    正当赵构跟金人谈条件的时候,赵桓竟然下令偷袭金营,陷赵构于死地。

    风水轮流转,没想到赵桓流落大东北,赵构在南京(商丘)称了帝。赵桓当年做的孽,就在五国城慢慢偿还吧。反正孝道只及于父母,跟兄弟姐妹又没关系。

    宋金双方也都很默契,都没有提赵桓南归的事。可怜那赵桓,还想着托人给赵构传个话:“只求在九哥处当个万寿宫使。”

    有宋一朝的宫观很多。高级官员被罢官的时候,往往会任命一个某某宫使,并不用实际去上任,只享受相应等级待遇,没有半点实权。

    一开始,金国归还先皇棺椁和太后的条件,是罢了岳飞的军权,赵构照办了。

    哪曾想突然加了筹码,赵构犹豫了。

    “非杀不可吗?”赵构问道。

    秦桧笃定地说道:“非杀不可。”

    赵构跟岳飞有过一段蜜月期,那时候明君良将,险些酿成一段佳话。

    虽然后来两人分了手,但此时的赵构,只想让岳飞低头服个软,还有点舍不得杀岳飞。

    赵构沉默了片刻,问道:“大理寺审得怎么样了?”

    秦桧摇了摇头:“不太理想。不过王俊的供词正在落实,如果证据确凿,岳飞抵赖也没用。”

    所谓的落实,其实就是造假。岳飞到底有没有造反,他俩比谁都清楚。

    赵构问道:“那王贵呢?他还是不肯指认岳飞?”

    秦桧点头道:“想要撬开王贵的嘴,恐怕不太容易,容臣在王俊身上再下点功夫。”

    王俊是一个反复横跳的小人,陷害岳飞的诬告便是由他发起。王贵是岳家军的二号人物,受迫于张俊的压力,将王俊写的诬告信上交枢密院,这才给了秦桧一干人抓捕岳飞的官方理由。

    王俊的级别有点低,证词威力不足。如果岳家军的二号人物王贵能够指认岳飞的话,堪称大杀器。

    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诬告的内容经不起核查。

    想要定岳飞三人的罪,必须白纸黑字地拿出证据来,不然百官和百姓那里无法交代。或许一个细节处理不好,引发了民变,朝廷就危险了。

    南宋朝廷好不容易勉强站稳脚跟,经不起内乱的折腾。

    赵构说道:“此事交由丞相全权负责,定要将证据做扎实,切不可节外生枝。”

    “节外生枝”四个字说得稍微重了些,赵构用这种隐晦的提醒了秦桧一下。

    “臣遵旨!”秦桧回到了家中,把今日的奏对记录了下来,留待随后好好揣摩圣意。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官家并没有对自己产生怀疑,这倒让他大大松了口气。

    ……

    睡了一天一夜,李申之醒来的时候浑身舒泰。

    习惯性地看向了桌子的方向,猜今天的早餐是馒头还是烧饼,结果看到了一扇破旧的窗户。

    没有丫鬟伺候他起床,也没有管家告诉他今日的行程。只有久违的硬板床和夯土地,还有那微微漏风的门板中透进来斑驳的日光。

    李申之揉着咕咕响的肚子,苦笑一声:“住在府学里也不叫个事儿啊!”

    科举的事儿对他来说小菜一碟,根本不需要在府学之中再当几个月和尚。摸了摸皇城司密探的腰牌,他也不用继续躲在府学之中接受庇护。

    打定了主意,李申之辞别了府学的学正,去客栈找管家去了。

    客栈中,李修缘在打坐,金儿在练气功。

    看到李申之来了,两人各自收了神通,将李申之迎进了屋子。

    坐下的一刻,李申之觉得,这才是人住的地方,临安府学的住宿条件,还不如大理寺的监牢呢。

    “管家去哪了?”下一步的计划,需要管家的谋划。

    金儿说道:“管家出门收租子去了。”

    “什么?”李申之猛地站了起来:“咱家还有租子可收呢?”

    刚才还想着跟管家商量一下,看看临安有什么来钱的门路没有,没想到瞌睡就有枕头。

    金儿被他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说道:“有啊,粮行,布行,茶楼,都有。”

    “你怎么不早说啊!”李申之走到窗边,眼神伸得老长,想看看管家回来了没有。

    “以前管家跟你说过,是你自己不想听的。”金儿嘟囔道。

    不过他说的不想听,是以前的那个只知道流连勾栏瓦舍的李申之,那个懒得操心家里事情的李申之,现在的李申之不同了。

    “走,管家去了哪家铺子?咱们去找他。”李申之扫了一眼大街,看不到管家的身影,便想即刻动身去找管家。

    得知自己家在临安城还有这么多产业,他是一刻都坐不住了。

    金儿说道:“管家没说先去哪家后去哪家,几个商铺都不在一个地方。万一咱们跟他走岔了,反倒耽误的时间更长。管家出去有一会了,不如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李修缘见状,知道今天不出门了,重新盘腿打坐,放出了神通。

    金儿则是坐下喝茶,刚才练功出了不少汗,补充些水分。

    李申之则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

    这么多产业,待我使出点石成金的手段,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赚钱,什么叫段位碾压,什么叫位面压制!

    等老子赚够了钱,咱造他一屋子大金蛋蛋。

    张俊家里的银蛋蛋叫没奈何,咱的金蛋蛋就叫鬼见愁。

    这时,管家回来了。

    “哎呀,跑了一整天,可累死我了。金儿,快给我倒碗水喝,待会你出趟城去……”

    管家边进了屋子边说话,猛地看到了李申之:“呀,少爷怎么出来了?”

    李申之在房间转悠了半天,情绪也稍稍平稳了一些,说道:“忽然想起咱家还有不少产业,想去看一看。”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