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几章 床前对话
字体设置
    “对呀,我又不是警察。”

    听完小燕子的说法,李洛洛一拍脑袋,反应了过来。

    从一开始他就想着要如何找齐证据,如何完善证据链,他想的这些原本都应该是警察叔叔想的才对,不然什么都自己做了,要警察叔叔干嘛。

    都说思维决定出路,首先他的定位就有错,把自己陷入死胡同了。

    就像小燕子说的,他只需要具体的名字和目前已经掌握的证据交给警察,接着耐心等待就是,时间总会告诉你答案。

    想到这里,李洛洛心情骤然放松,对小燕子夸赞道,“谢谢你,你这个当代福尔慕斯还真有几把刷子。”

    这话透着真诚,半开玩笑半认真,如果不是小燕子点拨,他或许要走不少弯路。

    “那是,知道本小姐,哦不,本福尔摩斯的厉害了吧?”小燕子得意道,昂着脖子,就像是胜利归来的大将军。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李洛洛连连点头,并未反驳。

    回到家的时候掏出手机一看已经过了3点,好在接下来的一段路顺顺利利,没再出现什么特殊情况。

    小燕子还在继续发烧,加上一番折腾累了,也没了一开始的兴奋,来不及洗漱,吃了一颗感冒药,脱下外衣就睡去,李洛洛也好不到哪去,又困又乏,也跟着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洛洛在迷迷糊糊中惊醒,窗外已经大亮,估摸着早上六七点的样子。

    他不是自然醒过来的,而是被小燕子烫醒的。

    再看看此时床上的风景,足以让一个正常人流鼻血。

    小燕子穿着内衣,紧紧的缠在他身上,颇为香艳。

    如果是平时,虽然年龄条件限制不能做什么少儿不宜之事,但是也足够过过瘾,兴奋一阵子了。

    之事此刻情况有些不对,小燕子全身发烫,就像是一个火炉朝四周散发着热量,被缠着的李洛洛自然首当其冲,他正是被这温度热醒的。

    再看看小燕子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嘴里低声呢喃着什么像是说胡话,完全听不清。

    连被褥都被汗湿,能拧出水来。

    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可别把脑子烧坏了。

    李洛洛内心焦急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掰开被小燕子缠住的手脚,打算先起床,却不想对方缠的很紧不说,刚把手掰开,马上有缠了上来。

    最终废了很大劲,才得以脱身。

    “别走,我渴,别走……”小燕子被惊动,皱着小鼻子,似乎很是不满,嘴里的呢喃声加大几分,李洛洛凑过去听,才听清楚,不由有些好笑起来。

    李洛洛走出房门,正好迎面遇到刚起床不久的孙兰。

    “你怎么半夜跑人家小燕子屋里睡去了?”孙兰一脸严肃的训斥道,“你虽然还小可也是个男人,可不能养成这个习惯,人家小燕子还是大姑娘,被人知道了不好。”

    “妈,你想哪去了。”李洛洛有些无奈,心想管得有点宽了,这都啥跟啥,但还是解释道,“小燕子发高烧,昨晚喊我,我俩去买药了。”

    李洛洛只是把生病买药的事说了一遍,而没有说头牛贼的事,说了也没啥意义,无非也就让家里人跟着一起操心。

    “发烧了。”孙兰也顾不得再训斥,而是着急忙慌的进了房间。

    李洛洛到了一杯水,因为太烫了,拿两个杯子来回渡,直到温度适宜这才端到房间,扶起小燕子喂其喝下。

    “哟,这姑娘可烧的不轻啊。”孙兰拿手放在小燕子额头试探了一下温度,有些慌了神,在房间门来回渡步,道“这可怎么办才好。”

    若是自家人遇到这种情况,孙兰不至于如此,主要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觉得小燕子是大明星,来家里是做客的,这要是出了事没办法交代,是以慌了神。

    “妈,先别慌,烧锅热水给小燕子泡泡,然后把汗湿的被褥换换,应该就能好些,我去烧火煎中药。”李洛洛安排道。

    记得小时候每次感冒了就是用这个土方法,泡热水澡,多喝热水,盖厚被子闷出一身汗。

    就这条件,管不管用的先不说,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好好……”孙兰答应一声,就忙着去烧水去了。

    孙兰好像也变了,完全没了那种妇女扛起半边天的气势,反而变的正常妇女没啥区别,大概是最近不用一个人扛着这个家,压力骤减的原因。

    连她自己估计都没意识到,内心对李洛洛有了一分依赖。

    怎么说呢,这算好事,只是李洛洛觉得自己压力更大了。

    小小年纪就要承受来自家庭的压力。

    用后世的话说,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之重。

    李洛洛坐在门口拿蒲扇搅动,给炉子扇着火,炉子上的瓦罐内咕噜咕噜响,散发着浓郁的中药气味。

    这套设备正好备着有,平时是李明辉的专属,正好也不用去借。

    屋子里的床铺已经换好厚被褥,孙兰把小燕子弄醒,在里面张罗着给其泡澡。

    “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把中药喝了,很快就会好的。”

    等到一切弄好,小燕子裹着被子靠在床沿上,李洛洛端着中药喂她。

    小燕子尝试着喝了一口,皱眉道“不喝,太苦了。”

    “乖,快喝,良药苦口利于病。”

    “我还是不想喝怎么办?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行吧,喝完了我就答应。”

    “两个行不行?”

    “你这女人,怎么好得寸进尺了?”

    “行不行嘛?”

    “行行行,我答应了还不行嘛。”

    李洛洛温言细语,极尽能事的哄着小燕子喝药,小燕子则是皱着眉头如同一个小姑娘般可爱,皎洁,偶尔撒撒娇。

    这一幕直到很多年后两人都不曾忘怀。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