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8章 我是恶毒姐姐(三)
字体设置
    何恬的母亲出身兰陵王氏,作为一个传承了几百年的世家大族,族里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传承。

    王氏的陪嫁里,就有几个秘方。

    其中一个方子就是传闻中的绝子汤。

    不管是女子还是男子,只要喝了这种汤药,这辈子就很难再生育。

    何恬经过一番挣扎,最后还是悄悄命心腹婆子将秘方上的药材找齐,偷偷熬了,准备给何怡喝。

    但,不知怎的,某个环节似乎出现了问题,何怡非但没有喝下那晚绝子汤,还抓到了何恬的把柄。

    当着魏国公的面儿,何怡疾言厉色的控诉何恬——

    第一,她一直都把何恬当成亲姐姐,从未想过要霸占她的夫君。

    第二,她虽然倾慕魏国公,却也只是当他是偶像或是姐夫。

    第三,她如果真的嫁给了魏国公当继室,会好好照顾元哥儿,不必姐姐这般恶毒算计!

    何怡一番话说得声情并茂,她哭得梨花带雨。

    她本就生得极美,又有病床上那个形容枯槁的何恬做对比,俨然就是个人美心善的小仙女。

    魏国公一直都对何怡以礼相待,虽然知道了何恬和何家人的盘算,可他还是把比自己小将近十岁的何怡当成小妹妹。

    但,看到何怡有礼有节的质问何恬,泪中含笑,柔中带刚,魏国公的心弦竟被轻轻拨动了一下。

    只是魏国公尚未察觉,此刻他心里充满了对何怡的怜惜与愧疚。

    唉,说到底,何怡最无辜啊。

    让何怡嫁给姐夫当继室,是何恬和永昌伯府的想法。

    人家何怡一个年轻貌美的贵女,完全可以嫁个没有婚配的京城贵公子。

    要不是何恬的小心思,以及永昌伯府的算计,何怡何必这般委屈自己。

    嫁给一个比自己年长十岁、拖着嫡长子的鳏夫,何怡本来已经够可怜了。

    没想到何恬竟这般、这般……作为结发夫妻,魏国公对妻子说不出太难听的话。

    只是,何恬轻易剥夺一个女子做母亲的权利,着实太过分。

    就是魏国公与她夫妻情深,又怜惜她病入膏肓,也无法赞同她的举动。

    幸好,这个天大的错误被制止了,最终没有造成太过惨烈的后果。

    但,也不能说就此抹杀了何恬的罪过!

    可、可……看看何恬早已瘦成一把骨头的虚弱模样,眼窝深陷,头发脱落,若不是胸口还有起伏,俨然就是一具尸体。

    面对随时都会咽气的何恬,魏国公真的说不出太过狠厉的斥责。

    他甚至都不能惩罚何恬,好给无辜的何怡一个公道。

    魏国公便想着,看来要用其他的方式好好补偿一下人家啊。

    银子、田产铺面?

    亦或是征得何怡同意后,将来她嫁入国公府,他好好待她,敬她爱她,让她成为真正的国公夫人!

    “……妹妹,我确实对不住你!”

    就在魏国公打算如何补偿何怡的时候,被揭穿了罪行,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何恬”终于开口了!

    魏国公和何怡齐齐看向她。

    迎着两人的目光,“何恬”艰难的扯出一抹笑,这笑容里既有愧疚,也有一丝释然。

    释然?

    魏国公有些愣怔。

    难道妻子也不想谋害嫡亲堂妹,所以在她被戳穿后,非但没有气急败坏,反而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所以,他的妻子也没有恶毒到家。

    她只是太放心不下元哥儿,想在临死前,给他扫除所有的危险?

    与此同时,她心底又顾念着跟何怡的姐妹亲情,她一定是经过了很多次的挣扎,最终才下定了这个决心。

    可即便做了,她应该也是有所迟疑。

    否则,依着妻子行事周到、滴水不漏的性子,她的计划应该不会出这么大的纰漏,竟被何怡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当众戳穿。

    不得不说,何甜甜的演技越来越好了,只一个眼神,就能让魏国公生出无限的猜测。

    何甜甜已经融合了何恬的身体,接收了她所有的记忆。

    她现在就是何恬,一个身患重病却放心不下独子的可怜又可恨的女子!

    但,何甜甜却不想死。

    开玩笑,不管是原主还是她本人,估计都不想死。

    把儿子托付给堂妹,且堂妹还是个善良、温柔的好人,那也不成!

    求人不如求己啊。

    对于孩子来说,亲娘更是无法替代的。

    何甜甜必须庆幸,她第一个世界学习了医术,第二个时间虽然没有继续当医生,却也因为经常出国的关系,接触了世界最顶级的医学技术。

    所以,她有些信心,或许能够延长这具身体的寿命。

    既然要活下去,那么魏国公这个丈夫的好感度,还是要刷一刷的。

    毕竟,未来的日子,何甜甜还要继续在国公府生活下去。

    “来人!”何甜甜艰难的想要坐起来。

    但她身体太虚弱了,连这种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

    魏国公赶忙上前,伸手扶住了何甜甜,小心翼翼的让她坐起来,并在她背后塞了个靠枕。

    何甜甜的心腹婆子,已经被人拿住,此刻正战战兢兢的跪在门外的廊下。

    听到何甜甜的传唤,心腹婆子心念一动,用力挣开被按住的胳膊,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老奴在!”婆子声音里带着哭腔,也有颤音。

    呜呜,她怕啊,但惧怕中又有些许希冀。

    作为忠仆,她已经做好了为夫人牺牲的准备。

    但如果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现在听到夫人召唤,婆子忽然有种感觉:这次,她或许不用死了呢!

    “把那碗药端来!”

    何甜甜声音细微,但语气坚定。

    婆子没敢犹豫,赶忙转身来到桌前,端起一个甜白瓷小碗,碗里是已经放凉了的药汁。

    婆子小心翼翼的端着碗,来到了床前。

    何怡满心戒备,她偷偷往后退了两步,就怕自己这个堂姐再忽然发疯。

    就是魏国公也有些紧张,他站在床前,扎煞着双手,不知该制止妻子,还是要把何怡护在身后。

    犹豫间,何甜甜已经伸手接过了碗,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饮而尽。

    “虽然我已经病入膏肓,能不能活过这几天都不好说。但,我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不能因为我身染重病而逃脱惩罚!”

    “我对妹妹生了不好的心思,还险些酿成大祸,那么我就该承受同样的后果!”

    “另外,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我不会再喝一口药,也不会接受太医的诊治。如果我死了,就当是我向妹妹赔罪了!”

    如果她侥幸活了下来,那么她曾经意图对何怡下药的事儿,也该一笔勾销!

    毕竟,大家都知道,“何恬”现在就靠药汤子吊命,别说三天了,就是一天不喝药,她都可能随时咽气……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