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的!!!【5k】
字体设置
    手拿绣春刀,身穿飞鱼服。

    往日里,杀人如麻,小儿止啼的锦衣卫,鱼贯而出,冲出广西安排的宅院。

    他们脸色庄重,气势汹汹。

    奔向城中各处。

    去寻找,那些深藏于里巷之中美味。

    秀儿师傅很忙碌,也很无奈。

    在罗师傅不在的日子里,他将要暂时统帅锦衣卫,在城中像是无头苍蝇一般。

    为主家寻找到想要的食材。

    宅院厨房中。

    秀儿师傅不得片刻歇息,已经忙绿了整整半个时辰。

    粉成了面,面成了线。

    外出寻找食材的活计们,还没有回来。

    广西的官员,已经派了人过来邀请。

    广西都指挥使鄂宏大,既然是亲自跟了过来。

    显得有些过分的热情。

    朱瞻基刚刚摘下围裙,还未拍净身上的面粉,就见鄂宏大急匆匆的从前院冲了进来。

    鄂宏大到了近前,两只大手一抱,操着豪迈的嗓音:“末将鄂宏大,拜见太孙,还请太孙移步,广西上下已备好薄酒,为太孙接风洗尘。”

    很难想象,一介武夫,还能这般文绉绉的说着客套话。

    有所求?

    朱瞻基心中稍作思索,却是不敢让鄂宏大久持仪态,赶忙扶正对方:“指挥使统掌广西九卫、十一千户所,便是大明在这南疆的柱石,岂可以末将自谦!”

    广西有十卫。

    除了靖江王府的广西护卫之外。

    桂林右卫、中卫,南宁卫、柳州卫、驯象卫、浔州卫、庆远卫、南丹卫、奉议卫合共九卫,五万兵马。

    又有灌阳、全州、平乐、富川、梧州、五屯、迁江、古田、贺县、郁林、容县十一个千户所,上万兵马。

    这九卫、十一千户所,合共六万多卫所官兵。

    皆系于鄂宏大一人身上。

    若说关正平乃是广西全省行政扛把子。那他鄂宏大就是广西军队的扛把子。

    真要是比狠得。

    在广西,没有人能挡得住鄂宏大!

    鄂宏大听着太孙的夸赞,却是露出一抹紧张,连连摇头:“广西九卫、十一千户所,皆是大明卫所,乃是陛下和朝廷的兵。末将不过早入了军务,又凭着比常人多上那么一丝气力,才多杀了些敌酋,窃据这指挥使的位子而已”

    这般谦逊?

    听着对方的话,朱瞻基不由疑惑起来。

    若说鄂宏大先前的客套,那可以归于官场的正常交际礼仪。但现在却接着客套,那就不符合他武将的身份了。

    朱瞻基不由直言开口:“指挥使有什么事,直说无妨,我定然从善如流!”

    他是给鄂宏大露出了一条缝隙,看他到底敢提出怎样的要求来。

    鄂宏大有些错然,仿佛是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一样。

    他憨憨的搓搓手,方才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是猜想仅仅就是猜想当不得真”

    这就有意思了。

    朱瞻基笑着脸,多看了鄂宏大两眼,点点头,示意其继续说。

    鄂宏大嘿嘿一笑,姿态竟然毫无执掌一省卫所的指挥使摸样。

    他揉搓着脑袋,表情古怪的说:“您来广西,怕是要折腾折腾的吧。”

    朱瞻基闻言,立马一瞪眼。

    本宫这般不正经?

    鄂宏大瞧着太孙的眼神,连忙抱拳低头弯腰请罪。

    朱瞻基尴尬的轻轻嗓子:“指挥使接着说,将话都说完了。”

    不治罪?

    鄂宏大长出一口气,将心中准备的话一骨碌说完:“末将是想着,您既然要折腾,那定然是要用得到咱们广西指挥使司的。

    可这北边是咱们大明,东边的倭寇是广东、福建在盯着。西边也是云南、四川。

    末将想着是猜测啊您是要往南边,往安南及周边宣慰司折腾?

    若真是这样,还望太孙届时,莫要忘了我们广西还有这九卫、十一千户所在时刻准备着”

    原来是请战!

    朱瞻基顿时哑然失笑,几乎是要笑出泪来。

    吓得鄂宏大,当场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心中紧张不已。

    朱瞻基笑得差不多了,伸手搭在鄂宏大的手臂上,拉着他往外头走,一边走一边开口。

    “太子爷前些日子才来的信,要让我安稳安稳再安稳。”

    鄂宏大不由有些失落。

    他觉得自己只怕是要在这潮湿的广西,腐朽的与泥土完美融合在一起了。

    “但是!我想着,我这不是还年轻嘛。若是现在不折腾,难道能七老八十了,再折腾?只怕到时候,稍稍一动,这浑身的骨头可就全都散架咯”

    还有戏?

    鄂宏大的心理活动,就如同海浪上的小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起彼伏。

    “反正皇爷爷和太子爷,也没有说,我必须待在广西哪里都不许去。所以,若是有机会,咱们去更南边一些的地方,去打打猎,游玩游玩,大概也是极好的。”

    一时间,鄂宏大食指大动。

    他觉得自己的长刀,已经是饥渴难耐,再也无法待在刀鞘之中了。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表达忠心的话,却不想两人已经是到了府衙。

    布政使关正平领着一干官员,早就静候在门前,将姗姗来迟的二人,给迎了进去。

    待天色渐晚,柳州城中亮起万家灯火。

    府衙之中,亦是一片热闹。

    自皇太孙以下,无论是这一省布政,还是一府知府,人人脸红耳赤,两眼红晕。

    在场的都是男人。

    没有女人。

    皇太孙第一次驾临广西,在座的广西官员,没人敢这个时候弄些俗不可耐的东西出来。

    不过没有女人,现场的气氛也不算差。

    重重纷纷敬酒,想要在皇太孙面前,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他们深居广西,远离京师。

    那就是远离大明的政治中心。

    就比如说。

    你说广西都指挥使鄂宏大,他手底下执掌六万多兵马,可比内地有些省的都指挥使手底下的兵多得多。

    可他到了人家面前,那还得矮半个脑袋。

    你说关正平已是一省布政使,但给他一个六部的侍郎,他保管立马脱了这布政使的官袍,去了布政使的乌纱帽。

    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要在皇帝陛下眼睛底下,能多多露上一两眼。

    广西的官员们,已经将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

    朱瞻基有些醉眼朦胧,意识却很清醒,他举着杯子站起身。

    “诸位大人的忠心,我都看得清楚!陛下和朝廷,自然也都看得清楚。”

    “广西镇守大明南疆,大家都有一份功劳!这次京察,我看了。广西出了三两只歪瓜裂枣,余下诸位,皆是清廉之人。朝廷,记着诸位的这份忠心!”

    清廉不清廉,大概也只有在座诸位心里知晓。

    但是随着皇太孙的肯定,在场众人响起一阵叫好声。

    广西布政使关正平目光如炬,没有一丝饮酒的样子,他率着在场众人亦是站起身。

    “广西,誓死效忠大明。

    但有广西一日在,不叫南疆起风波!”

    酒,再过三巡。

    有人倒在了桌子底下。

    关正平想要送皇太孙,却被拦下,被鄂宏大抢了过去。

    朱瞻基似乎是醉的厉害,揽着鄂宏大的脖子,将整个人的重要压在对方的身上。

    他醉眼朦胧,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酒气。

    “东南半岛丛林密布广西兵力不足”

    “需做万全靖江王府广西护卫”

    待两人摇摇晃晃的走到府衙外面,忙碌了一整日的秀儿师傅,带着太孙亲兵,接过醉晕晕的皇太孙。

    留下广西都指挥使鄂宏大,茫然的站在原地。

    “靖江王府?”

    鄂宏大目露沉思,带着几分纠结和难以定夺的意味。

    他抬起头看着渐渐远去的皇太孙一行人,身影已经渐渐融入夜色之中。

    鄂宏大咬咬牙,醉意已经散去七成。

    他握紧双拳,双眼逐渐清明。

    随后,重重一跺脚。

    再次折返,去寻不知道在哪里,偷摸探查的布政使关正平去了。

    关正平藏在府门后面。

    见到鄂宏大急匆匆的转身进来,双眼一闪,伸出双手一把抓住对方,给拖到了墙角。

    “快说!刚刚为何拦下我!”

    此时的关正平,哪里还看得出方才那喝多了酒的样子。

    双目清醒,两眼有神。

    鄂宏大擦擦额头的汗水,拍开关正平的双手,撇撇嘴:“要是你去,太孙能和你这个整日弯弯绕绕的文官,说掏心窝子的话?”

    关正平哑然。

    这一下,他当真不知道。

    鄂宏大是在骂他关正平,还是在骂他鄂宏大自己。

    急的他直跺脚。

    鄂宏大露出得意,挺挺宽实的胸膛:“太孙早先来的时候就已说了,还折腾折腾。”

    “当真?”关正平闻言,当即两眼放光。

    若是方才旁处,只怕旁人当真要骂他们二人了。

    大明别处的官员,唯恐有人折腾。恨不得治下,是万年如水,不起波澜。

    倒是关正平和鄂宏大两人,看着模样,像是恨不得皇太孙能多多折腾一样。

    鄂宏大点点头:“太孙亲口说的,还能有假?”

    关正平得了准信,猛的一拍大腿。

    “折腾好哇!好好的折腾!”他两眼放光,凶狠恶煞:“南边一干乱臣贼子,时时动乱,扰我广西子民。太孙若是折腾折腾,将这些个乱臣贼子,镇压下去,我广西就有一份功劳在这。”

    鄂宏大点点头:“交趾不稳,朝廷却鞭长莫及。

    交趾陈朝后裔,时有余孽作乱,那胡氏一干余孽也不安稳。交趾心中无大明,整日妄图自立,当镇压!

    西南诸宣慰司,老挝、车里、木邦、八百大甸、缅甸、底兀剌皆有反心,妄图脱去大明之藩属而自立,亦当诛!”

    关正平牧守广西,一省大小事务皆系于一身,听着鄂宏大的话,不由长叹一声。

    “朝廷如今的重心,都在九边,都在扫清北元余孽。咱们这南边啊,一直都是只求不出乱子即可。”

    关正平目光闪烁,露出疲惫:“可不出乱子,当真就没有乱子了?像你说的,南边就没有一处是真正安分的。若是不时时震慑,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要生出大乱子来”

    鄂宏大一抖身子,拍拍关正平的后背:“如今太孙可不是就在广西!我从五军都督府得的消息,太孙只怕短时间,是不会回去的。所以,有的是机会,由太孙领着我等走一遭南边。”

    关正平沉吟着,他不像鄂宏大这般乐观。

    广西不是徽州,虽不必九边,却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若是没有全盘思虑,稍稍一动,南疆不稳。

    鄂宏大见关正平不说话,他有些迟疑,良久方才开口道:“方才,太孙临走之时,倒是提了一件事情”

    关正平疑惑:“说了何事?”

    鄂宏大看了眼四周,然后探出头看向府门外头,见没有旁人,这才开口:“太孙的意思,是要将靖江王府的广西护卫,这一卫兵马给调过来”

    关正平顿时双眼一缩。

    他连拍大腿,显得有些急躁。

    嘭的一声,关正平的手停了下来。

    他目露忧虑:“靖江王府这可是太祖爷定下来的广西如今六万多兵,难道太孙还觉得不够?他是要”

    鄂宏大当即开口阻拦:“关大人慎言!大抵不过是太孙觉得,若要南下,必定要做十全准备,方才稳妥。这才起了,暂时调用广西护卫的念头”

    暂时调用。

    这几个字,被鄂宏大咬的很重。

    关正平挥挥手:“知道了喝多了,有些醉,且去歇息吧”

    说完,也不管还想说话的鄂宏大,径直走入柳州府衙深处。

    城中别院。

    刚刚返回,方才落座的朱瞻基。

    同样是一瞬间,恢复清醒。

    在外面找了一天食材的朱秀,靠着门框坐在门槛上。

    于谦两手揣在袖子里,显得有些困意。

    张天不在,他与齐子安还在城中军营,安排幼军卫诸般军务。

    朱瞻基也没有急着开口。

    端起茶杯茶壶,连着吞下三倍茶水,方才吐出一口浊气。

    “今日,广西接连试探,想要探出我的口风和底线。”

    都快要睡着了的于谦,立马睁开双眼,看向太孙:“您都说了?”

    朱瞻基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了,也没说。只不过,他们如今也已知道,我是要接着折腾的。”

    于谦轻笑出声:“您这是在挠他们的心窝子呀!眼下,他们只怕是,正在想着该怎么折腾吧。”

    朱瞻基又摇摇头:“他们今天,怕是睡不好觉了”

    于谦疑惑,看向朱瞻基,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瞻基微微一笑:“临走时,在那鄂宏大面前提了一嘴,我想要调用广西护卫。”

    于谦张张嘴巴,最后又紧紧的闭上。

    朱瞻基姗姗一笑,又显得有些醉了,摆摆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过是觉得,数千兵马闲置也是浪费。若要在南疆做些事,能有一份力量,也算是好的。”

    于谦已经合上了双眼,像是睡着了一样。

    朱瞻基愤愤的瞪了对方一眼,有些气鼓鼓的站起身,跺跺脚,不再管装睡的于谦,径直向着后院安寝之处走去。

    廊下点着烛光,有些昏沉。

    窗台后面的灌木里,传来阵阵的流水声。

    到了正院主屋,朱瞻基遣散了,那些想要爬进他被窝里的侍女们,独自走入只有一丝微光照出的屋子里。

    “皇太孙一来广西,便是饮酒作乐,当真是快活”

    唰的一声。

    刚刚脱掉外套的朱瞻基,浑身一个激灵,后背浮出一层冷汗。

    “谁!”

    嘭的一声。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房梁上砸了下来。

    一抹倩影,从旁边走了出来。

    身穿着花红柳绿的唐赛儿,竟然是笑吟吟的到了朱瞻基面前。

    看清了突然出现在屋中的人,朱瞻基长出一口气,整个身子一软,靠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来就来了,还玩这么一出,你是想吓死谁?”

    唐赛儿一身南疆的特色服侍,少女模样的坐在高凳上,两只脚悬空轻轻的摇晃着:“吓得就是你!”

    朱瞻基无奈:“你前些日子,不是还在江淮一带,怎么现在,就跑到这广西来了?”

    说着话,朱瞻基暧昧一笑,看向唐赛儿:“该不会是千里寻夫?”

    “寻个屁!”唐赛儿一副江湖气,撇撇嘴:“真要是算起来,该是你千里寻老娘才是!我可比你先来这广西的。你们这些个男人啊,就没一个好东西!”

    朱瞻基不乐意了,蹭的一下站起身,整个人冲到唐赛儿面前,双手分开搭在唐赛儿身边的桌案上,便将对方给围剿了起来。

    唐赛儿一挑眉,露出一抹挑衅和勾引:“怎么?说不过人家,便要做坏事?”

    朱瞻基虎啸一声。

    既然已被对方猜中,他再无顾忌,当即吹灭一旁的烛火。

    屋内,一片乌漆嘛黑。

    乒乒乓乓,响起一阵嘈杂。

    似是有东西,被撞到在地。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