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1】李知幸
字体设置
    土地问题解决。

    李钦就将消息告诉了张大少,现在缺少的就是人员与设备。

    原想高薪聘请白酒行业高管,现在有秦老爷子坐镇,掌控大局,只需要再来一些虾兵蟹将,一切搞定。

    国内招聘的事情张大少可以把关。

    而伊布总管的消息老早就传来,狄亚卜王子殿下显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投资机会,股份问题也好说,狄亚卜在听说还有一位合伙人后,很给面子的只要了25的股份。

    前期工作准备就绪。

    “秦老爷子,喏,签证办下来了。”李钦从市区回来,将证件资料交给了他。

    秦老爷子拿着新签证,笑得像个七十岁的孩子:“呵呵,好啊,好啊,辛苦了小李。”

    “酒厂投资款都到位了,那接下来就开始建厂?”李钦也笑眯眯看着他,并且拿出一份聘用合约。

    老鼠山酒厂总顾问聘用合约

    具体协议其实就几句话。

    一切工程、酿造配置由秦久民负责把控,在条件允许下,一切以老爷子一致为准。

    每月两万刀佣金。

    至此,秦老爷子眼神都放光了。

    这个年纪的老人其实闲不住,更别提,秦老爷子尚未从退休心理中释怀。

    在酒厂干了一辈子工作,忽然退休,难免不适应,这才有了后来继续帮助厂里调教勾兑的事情发生。

    他觉得自己没老,更不知道退休后能做些什么。

    现在好了,李钦酒厂开办,秦老爷子算是焕发了人生第二春,酒厂就是他的命根子啊。

    原想只是留米陪孙女。

    谁知道现在还能赚钱

    更别提,合约书上酒厂事物一切以秦久民顾问意志为主的字眼,令他觉得灵魂都通透了,又有了当酒厂厂长的感觉。

    但他哪里知道黑心资本家的套路。

    前缀还有一句在条件允许下才以老爷子意志为准。

    至于什么条件才允许?当然是黑心资本家说的算。

    “真给我两万一个月?还是米金?算下来一个月十几万华币了”

    “我退休工资才七千五,这还是按照高工职称和工龄计算的。”

    李钦当然不会说,想要驴拉磨,就要给驴吃草,聪明人会说:“老爷子,您可是白酒行业的老前辈,我国内的朋友可打听过了,像您这样的人,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谁家酒厂要是返聘您,年薪百万随随便便,我这一个月两万刀,那还给低了,毕竟这里是米国,您属于外出公干。”

    一番话落。

    老爷子攥着李钦的手,俨然将他当成了亲孙子看待:“好好好,李钦,好小子,你放心,这酒厂我一定给你做起来!”

    “开搞开搞!”

    次日。

    李钦带着秦老爷子找到尼克签约新工程。

    尼克如今也不会抱怨什么工程多,工作忙的事情了,建筑公司已经归属金羊毛旗下,尼克晋升高级打工仔,要为了上头的老板拼命赚钱,工程多,业绩高,他的提成也会增加。

    “你拿到了兰草农场?”尼克惊奇,他当然知晓这块地的归属。

    李钦笑道:“从金羊毛手里买来的,有问题吗?”

    “没有,就是觉得意外,当初的土地争端那么凶残而且你跟保留地的关系大家都知道,金羊毛怎么会允许度假村酒店项目旁边的地皮被拿走呢?”

    尼克是局外人,所以看得透彻,能一语中的。

    李钦可是印第安人的女婿。

    就算土地争端是萨克曼与保留地的战争,但说到底,兰草农场紧挨发电站,这属于战略用地,就算自己不用也不应该出售给外人。

    这样一来,难免让有心人多想。

    可有一点也至关重要

    大家会觉得纳闷,可绝不会认为李钦与金羊毛存在关系。

    且在土地问题上。

    一旦消息让庞狄知道,他只会开心,因为土地到了印第安人女婿的手上,就有可能慢慢流落到他们的手上。

    只能说,李钦前期保密工作做得完善,一早就潜在水下。

    “谁知道呢,我本来只是试试,没想到他们真的答应了。”李钦淡淡一句。

    尼克没再多问。

    查看了老爷子做的厂区设计图后,经过李钦的翻译对接,三人又修改了一些小细节最后签约。

    工程最快下周动工,而工期

    “工期六个月内?米国人做事就这个速度?他们在逗我?”除了事务所,秦老爷子开始吐槽。

    李钦抬头看了一眼大中午有些昏沉的天空,无奈道:“雨季快到了,接下来的几个月,一直会下雨,最后雨又会变成雪,您老做好心理准备。”

    秦老爷子听了才了解,又因此来了兴趣:“下雪好啊,我年轻时候湖江省下了几次大的,后来就见不到了,十三年前的冰雪年,湖江下了一次大雪,我还带着筱筱堆雪人了呢。”

    李钦点头:“到时候肯定让您老玩吐为止。”

    回家后,老爷子给国内酒厂的徒弟打了个电话,起初是闲聊这些天的米国生活,接着就说起酒厂正事儿。

    老爷子打电话时颐指气使的样子都没眼看,李钦听了一耳朵就走远了。

    等了十几分钟,他才呼唤李钦过来

    “设备联系好了,我们跟湖江酒厂签采购协议,他们帮忙采购设备,另外,厂里愿意提供技术支援,几个中层骨干可以外派交流,但是工资你要给够。”

    技术支援可是意外之喜。

    未来的员工招聘还得是本地人,但本地人没技术,需要人手把手教,现在有了技术员指导,再有老爷子把关,一切就绪。

    “您老放心,您的徒子徒孙,我肯定不亏待。”李钦早就熟悉了与老爷子的相处方式。

    甭管别的,硬夸,夸到他通透了,他就不会闹幺蛾子。

    这几天将人伺候的好,所以就算不提技术援助,老爷子也主动帮忙联系了。

    酒厂筹备的事情告一段落。

    接下来

    瑞提亚准备生产了。

    10月29号。

    晴。

    但天空开始积郁鳞状云,趁着这一天,李钦一家转赴医院,其实与预约时间还有一周,可雨季问题不得不考虑,只能提前入院。

    李钦一家几乎放下了所有事,天天泡在公寓式病房里。

    每天早上大爹大娘开车过来,而李钦直接住在了待产房外的客厅里。

    林雅菲和秦筱只要一放学,基本都跑来陪瑞提亚聊天,期待着能第一眼看到小孩子的出生。

    关于孩子的性别问题,李钦一家都没有关注过,即便可以查验,但他们都希望保持神秘感。

    大爹大娘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因为他们老来得女,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是不是男孩无所谓

    即便,以李钦现在的身价,他的孩子的确有皇位等着继承。

    三天后。

    “哥,名字你想好了没?”

    李钦开玩笑道:“甭管男女都叫李一,比划好写。”

    在旁削水果的大娘听了就炸刺:“胡说八道,哪能怎么随便,我想好了,男孩叫李康乐,女孩叫李知幸,康乐知幸多好听的,寓意也好。”

    大爹道:“什么寓意?”

    林雅菲插嘴:“健康快乐,明理幸福呗。”

    “好像也行,咱家没族谱,随意一些就好。”

    然后一群人看着李钦:“怎么样?”

    李钦对名字无感。

    哪怕儿子女儿叫天使之泪追风少年他都行。

    不像国内网上各种段子夫妻为了孩子姓名能闹离婚。

    “你们做主吧,瑞提亚起一个英文名就好了。”

    大家又看向瑞提亚。

    瑞提亚:“坎纳奇,印第安语中彩虹的意思,代表着幸福与希望的含义,当然这个名字可以不再记录中,他需要融入社会,所以如果是女孩可以叫霍利?”

    “这个好听。”秦筱忙点头,“我也希望是女孩。”

    对此,大家都无意义。

    反正中文名大爹大娘定了,瑞提亚起个印第安小名,并且考虑到孩子融入社会的问题,取了一个常见的英文名。

    李钦拉着瑞提亚的手道:“其实坎纳奇直接注册也行,你不用考虑我们的感受,他的身体里到底流淌着一半印第安人的血液。”

    瑞提亚莞尔一笑,孕期的她脸上多了一些肉,看起来有些婴儿肥,就这都是大娘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宝贝,这不是考虑你的感受,而是考虑孩子的感受,只要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一半是印第安人的组成部分就足够了,我不希望他遭受歧视,因为我遭受过不好的待遇,那样会很难过。”

    瑞提亚在印第安问题上很保守,却又很开明。

    她在为民族发声,却也知道该如何迂回婉转,至于死脑筋的让孩子取一个印第安名字

    那基本上自打出生,孩子就会被人用有色眼镜对待,这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显然是不好的。

    米国的歧视问题不是一般的大。

    而瑞提亚也相信,孩子不可能回到保留地就学,就她自己都不愿意,因为教育质量的确不如白人地区的好。

    “那男孩呢?”林雅菲又道,“我说,你们虽然不重男轻女,但也别重女轻男好不好?大娘都想了两个名字,一男一女,如果是男孩总不能叫霍利吧?要不叫霍克?绿巨人?我哥应该喜欢绿色吧?”

    “你滚!”

    瑞提亚笑道:“男孩就叫ee,ee。”

    “ir?”林雅菲哭笑不得:“嫂子,你跟我哥一个脾气,起名字都好随意,一个想叫李一,一个叫小李。”

    “女孩名就叫霍利,这明显是重女轻男啊。”

    李钦还是无所谓的态度:“瑞提亚说的算。”

    大爹大娘面面相觑,其实对英文名无感,同样叫李有什么所谓?反而这还真有些传宗接代的感觉,李二世,等李钦有了孙子,可以叫李三世,嗯最后传承下去,法国人可以路易十三,我们可以李十三啊。”

    嬉笑中,夜晚降临,各自离去。

    李钦看着瑞提亚安睡后,就到了客厅的小床休息。

    迷迷蒙蒙间。

    他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而内间也有滴滴滴的警报传讯声。

    脑袋里一个机灵,几乎是本能的翻身下床,然后就看到医生护士进来了,都没理他,直奔内间,迅速将瑞提亚推出来。

    李钦顿时傻了,看着面色痛苦的瑞提亚才连忙询问:“这是怎么了?孩子要出生了?”

    一边说着,人已经被推了出去。

    只等李钦跟上,医生才道:“羊水破了,放心,最近瑞提亚的状态不错,顺产的概率很大,如果不行我们会通知剖腹产的。”

    一路前往产房,李钦没有跟着进去。

    在入院时选择是否陪产时,瑞提亚坚决否定了,因为不想让李钦看到她不美好的样子。

    这一下,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人在产房外手足无措。

    原本自以为做好了一切准备。

    可真正到了这一刻,才发觉一切都太突然了,脑袋放空。

    又到三小时后。

    他既觉得度日如年,又好像时间眨眼即逝。

    产房门打开,护士笑着祝贺:“李,恭喜你,拥有一个漂亮的女儿,瑞提亚的状态很好,她正在叫你。”

    李钦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走进去。

    来到产房,瑞提亚脸色苍白,发丝都被汗水浸湿,一旁则是一个初生的婴儿,样子不太好,总而言之与漂亮女孩四个字不沾边。

    不过新生儿总是这样,欧美婴儿更像是猴子,皮肤褶皱。

    李钦看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在瑞提亚身上:“提亚,你还好吗?”

    李钦拉住她无力的手。

    瑞提亚微微眨眼,很艰难的挤出笑容:“很顺利,疼了一阵后就适应了,孩子很听话的出来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即便她说的轻描淡写,李钦也不会这么认为。

    看着她的疲态,只有心疼。

    “睡会吧,好吗?”

    “嗯。”见到了李钦,瑞提亚也才彻底放心,“看好霍利。”

    然后渐渐沉睡过去。

    这时母子才转回方才的病房。

    小霍利不哭不闹,尚未睁眼,迷蒙体会着这个世界。

    李钦就静坐在一旁,听从护士的指导安排,然后带着无法收敛的笑容看着妻子与孩子。

    不知不觉。

    天光亮起

    又过了些时间,门外传来熟悉的闲聊声。

    大爹大娘带着秦老爷子来了。

    昨晚老爷子在家整理酒厂资料没过来,今早跟着一起到了。

    三人进门。

    大爹笑着道:“早上做了羊肉汤,味道特别好,你快吃瑞提亚醒了吗?”

    就在这时。

    李钦猛地回头,竖起手指在嘴边:“嘘。”

    三人愕然,不解李钦的动作。

    可在目光看到瑞提亚床铺旁的小床时,三个老人全都蒙了,这一刻的时间都仿佛静止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整整一分钟后。

    大娘仿佛惊呼又极度克制的声调响起:“生了?提亚生了?”

    三人转醒。

    李钦笑着点头:“嗯,是女孩,昨晚三点半出生的,一切顺利。”

    大爹双手合十,也不知对着哪方神佛絮絮叨叨,祈祷保佑。

    大娘快步走来慈爱的看着侄孙女,其实与亲孙女无异,眼眶不知不觉弥漫泪光:“知幸呀,乖,以后你就是家里最宝贝的小妮”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