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出发
字体设置
    其实到黎州再兵分两路前往寅州之事戚容珩早在京中之时便打定了主意,只不过碍于不能一来就驳了孙承绪等人,便拖了一日,到了这般时分再说,便是解燃眉之急,而要黎州监造不足的战船之事也早已上报朝廷,估计定永军出发不过几日急报便会到黎州。

    虽说时日再多一两日孙承绪也能想到此法,但见戚容珩如此淡定又胸有成足的模样,心内还是不免生出些敬佩来,毕竟万事想在前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本事,这会儿也算是头一回看出了戚容珩的心思缜密。

    晚间时分戚容珩好不容易得了闲可以在营房内歇上一会儿,不过才两刻钟,外头守着的云朗就敲响了房门,说是乔金庆派人来问军中是否还缺些什么,他好立马补上,免得耽搁军情也担待不起。

    这会儿军中物资应该也是清点得差不多,时间倒也把握得巧,这边刚禀报完给孙承绪没多久,孙承绪也正好要来跟戚容珩禀报,若是真缺了些什么,倒也不用自己去跑一趟城里,是以戚容珩只要那人稍等片刻,那人自是恭恭敬敬的候着。

    不多时孙承绪就来了戚容珩的营房,禀报的也正是物资之事,说是军中大夫禀言三七和楮叶两味药材有些不足须得补上。

    那来询问的人一听便说城中所有药铺都在等着,这两味药材也是极为常见的,所以储备该是够的。

    此言一听孙承绪先是看了看戚容珩,待他点了头后才吩咐人去唤军中管事的大夫带几个人和这问话的人去城中取药,末了又特地嘱咐了一遍要乔金庆向朝廷报备,军中这方戚容珩自也会递个折子上去禀明,也不至于让乔金庆一个人出钱又出力的。

    军中管着事的大夫姓胡名元会,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徒弟和几个兵丁随着那传话的人到了城中第一家药铺便发现果真如那人所说都候着呢,所以也耽搁没多久时间就取了所需回营。

    军中难免见血,所以这药材所需也多,此次算是把裴昌九家药铺的三七和楮叶都给搬了走,就这样还是勉勉强强够数,但也好过于之前了。

    这般过后已经是戍时过了,行军路难行,再有床睡可就得等一月了,按理来说也得好好再留恋一下这比荒野树林或者帐篷不知舒服了多少的床,但这情形估计能早早睡着的人就少的很了啊……

    离乡背井对投军的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或许有些人的家并不在裴昌,但待了这么些年也有了感情,要走总还是会有些许愁绪涌上心头,不过总能过去的。

    天上月儿渐圆,白日里士气旺盛的军营也归了寂静,除了值守巡查的脚步声外再无旁的声响,直至天将明,营中才又有了声响。

    卯时将到时,总校场上已经列队齐整,戚容珩身着甲胄站在高台之上看不清神色,但却能感觉到他肃然一身,不管如何,此次于国公府于盛朝都是一次极大的转折点,此行顺利,此后便陡坡变坦途。

    卯时一到,便有三声鼓鸣,随后阵容变换皆向着营门方向,戚容珩走下高台和孙承绪一行翻身上马打马而行归列队中,随后又是三声鼓鸣,戚容珩目向前方,高喊出声,“启!”

    令出即动,所有将士高呼过一声“是”,便人马俱动浩浩荡荡,定了盛朝江山的这支军,终于是重出了天日。

    大军必经的大路旁早已站满了裴昌城中的人,乔金庆站在最前方,看着盛盛而来的大队人马,立刻肃穆万分躬身相迎,后方官员也照样如此。

    戚容珩快行至乔金庆旁时看了一眼孙承绪,孙承绪心领神会的朝后方喊了一声“停”,所有将士都停下来时正巧戚容珩在乔金庆的面前。

    行军时间紧急,此番停留自然不能太久,乔金庆心里也有数,当即便向前一步道,“裴昌官民愿将军旗开得胜凯旋而归,将军保重!”

    戚容珩勒着缰绳瞧着乔金庆,“多谢乔大人,来日凯旋路过裴昌之时,本将希望能讨着一杯平安酒。”

    “那是自然,战事紧急,小臣就不耽误将军行军,望将军平安归来!”

    说完乔金庆又是一个礼行下去,戚容珩也回过头重归肃容,孙承绪又是一声“出发”令下,大军这才又动了起来,乔金庆众人一直等到大军全然过去之后还望着那方满眼敬服。

    此时京中朝会刚下,司徒衡打马来到司南阁中,正欲走暗门去向后方,便听人叫住了自己,那声音耳熟的很,这盛朝这找不出几个声音如此温润尔雅的人了……

    “哟,四殿下安好,四殿下来此是……为心上人买首饰?”司徒衡收拾好神情转过身,迎面而来着湖蓝锦袍的男子不是华沅漓又是谁。

    只见华沅漓向前走了几步在司徒衡面前站定,笑道,“心上人倒是还不见踪影,倒是偶然得了柄好扇,便来挑个扇坠,司徒大人可是给心上人选首饰?”

    此时此刻司徒衡面上依旧挂着平易近人的笑,但心里却在计较着些什么,毕竟这位四殿下,以前可从未如此对人平易近人过,更甚者他们并不熟,在此之前说过的话加起来都没有二十句……

    “小臣说了殿下可莫取笑小臣,”司徒衡惯会见招拆招,“是有一姑娘小臣心仪已久,但始终不得那姑娘芳心,便也只能勤快些希望能打动那姑娘了。”

    说完司徒衡貌似无奈的叹了口气,华沅漓笑了笑后拿手中的白玉扇轻拍了两下司徒衡的肩头,“司徒大人这份毅力值得本殿效仿。”说完便施施然随着司南阁的伙计上了楼,真是好一番潇洒的模样。

    司徒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里漫上探究之色,上回便是感觉他变了个人一样,但也只觉得他是因为刚出天牢没多久才那般,可现在看来倒不是如自己想的那般了……

    这世上他看不透的人有三个,一个是箐余山的老祖,一个是自己的师父,一个就是突然出现的小师叔迟纭,现在又多了一个,就是华沅漓。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