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智者千虑
字体设置
    云阳县东面,有一山脉,横断南北,隔阻着仓州府与云阳县之间联系,此山名为百丈山。

    原本此间只有一条小路通向仓州,天启王朝立宗庙之后,广开阡陌,纳通四方,便将这小路扩建成了青石板路。

    一路青石铺成,虽是延绵山涧而过。不过,此道却向来安宁。

    苏文墨他们与第二组捕快脚力都还算不错,可赶到百丈山之时,也已是一个多时辰之后。

    薄雾未散尽,仍能依稀可见!

    百丈山脚下一段宽约四五尺的青石路上,一辆残破的独轮车横在路中间,独轮车的车轱辘断裂斜歪着,轴也断裂了,车架压在烂独轮之上,其上四个木箱乱翻在地,里面变戏法的刀剑、衣物、假肢、药水等物品杂乱的扯了一地。

    一看便知,这些东西正是那变戏法三兄妹的。

    只是这会这些东西上,以及青石路上,甚至路边的草丛上,断肢残骸,内脏碎肉,零乱地洒散落在四处。

    几只曲带鸟,正用宽大的喙啄食着路上的内脏。

    天气又阴霾,血渍满地,残骸碎肉!

    薄雾中散发着血腥的气味,迎面而来,令人作呕!

    气氛森然,场景恐怖!

    大家虽是见怪了血腥的场景,心中依然还是非常惊骇!

    想不到以变戏法为生的三兄妹,竟惨死在百丈山的路上。

    苏文墨第一次看到这般血腥的场景,腹内本能翻江倒海,喉中发痒,他连忙俯下身子,作呕不断。

    呔!

    这个抢人头的狗贼,居然也会怕这种场面。

    抢杀安康鱼妖的状态去哪了?

    秦刚想着上一次安康鱼妖入侵,没有分到一文赏钱,没有分到一丝抵抗安康鱼的荣耀,他心中想着就来气。

    他扫了一眼苏文墨,下了决心。

    这一次。这一次绝不能让这个人头狗贼抢了先。

    他是修行家族秦家庶出,没有英俊的外貌,长着一张干崩脸,瘦身板。他也没有出众的天资,在族内,他得不到太多的修行资源。

    还好他有修行的资质,靠着废寢忘食般刻苦修行,他也修行到了第一境胎息境后期。

    对于一个凡人来说,他不可谓够努力,不可谓不够强大!

    可在族内,他依久还是个屁,面对他的依久是冷嘲热讽!

    不管河东河西,莫要欺少年穷!

    他孤身走出了家族,他一定要闯出一番名头,然后风风光光的回到族内,让族内的那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们看看。

    他,秦刚,不是个屁,而是经历了邪祟的洗礼,承受了血与火的考验,拥有很大名头,为家族争得巨大荣耀的风云人物。

    所以,为这份名头,为这份荣耀,每有案子,他必先于人前。

    而这一次,变戏法的三兄妹名气这么大,他岂能错过。

    而且,也绝不允许再让苏文墨抢了先。

    他当了三年的捕快,两年捕头。论办案子,他秦刚才是经验最为丰富的,他完全有信心抢先。

    他祭出飞剑,将那三只长着大喙的曲带鸟全部轰走之后,收剑。他带着二组的捕快,开始仔细观察案发现场。

    地面除了三只曲带鸟的血爪印外,还有一些其它兽类的脚趾血印。很明显,还有其它的兽类来过。

    看最多的脚趾血印,应该是小野猪的。

    前段时间,这百丈山便出现过野猪伤人的事件,衙内的第三组捕快还曾经来清剿过,将百丈山的大野猪斩杀。

    “文墨,你没事吧?”李五走了过来,向苏文墨关心的问道。

    苏文墨连忙摆了摆手,示意没事,这血腥的场景着实让他难受了一会。但他还是很快平复了心境,随陈捕头与李五他们俩走了过去,查看现场。

    他们刚走过去。

    秦捕头观察一番,心中已有了底,一脸傲然,回头扫了大家一眼,又看向苏文墨分析道:“变戏法的三兄弟死得很惨,我们必须为他们伸张正义。根据这些血渍凝固的层度来看,再看这个天色,三兄妹应该是死了四五个时辰,现在是上午巳时,再结合早上柳老大报案,可以基本断定三兄妹死于六更时分。”

    二组捕快们纷纷点头,非常同意这个分析。

    陈捕头与李五也略带敬佩的目光看向秦刚。

    不愧是老捕头,办案经验丰富。

    苏文墨才来半年,平时,也多是案卷的时候偏多,未过多的接触邪祟案子。

    毕竟破案子这方面,他也没什么经验。

    苏文墨点头之后,他心下打算着要抱着学习的态度,准备向秦捕头学习如何破案。

    他神色平静地看向秦捕头。

    秦捕头又道:“三兄妹的身躯应该都是被大力生生扯下来的,闻到了血腥味,周围的野兽便来到此地啃食尸体。现场已出现了曲带鸟,小野猪的脚蹄印,还有一些就是狸子脚趾印。”

    苏文墨细看,除了猪蹄血印,还有刚出现的曲带鸟爪印。还有一些其它的小脚趾印,这些小脚趾印,都带些许血迹,勉强能看清有前有五个脚趾的爪印,而后爪却是四个脚趾。

    狸子的前后爪脚趾数量不一样!

    前爪五趾,后爪四趾!很明显,这是狸子。

    当然,若不是细看,就会把这些脚趾印错当成四趾的小野猪蹄印。

    但秦捕头也都看到了。

    众人投去了佩服的目光!

    秦捕头挺了挺胸脯,很是自傲,他扫了一眼表情平和的苏文墨,又道:“这变戏法的三兄妹有两人会缩骨功,三人也都会些武艺,才敢走夜路,去仓州府赶早市,好奔个早彩头。

    当然,不管它们是不是妖,这些都不重要。就算它们是妖物,要将三兄妹生生扯成碎片,这相当难。

    能够将他们三人这样生生撕碎的,应该是另有邪祟作案。”

    邪祟作案!

    众捕快也同意秦捕头的分析。

    只有邪祟才有这样超乎寻常的能力,将人生生的撕碎。

    百丈山不高,虽一向安宁,很少出现邪祟!但山中地势却复杂,山形多变,古灵精怪,很少出现,但不代表不会有邪祟出现!

    如果真是邪祟,在邪祟中,有这般力量的妖魔鬼怪可不少。

    这有点难了!

    众人都寻思起来,到底是什么邪祟如此残害了三兄妹。

    苏文墨也不由得微微皱起的眉头,看向那些七零八落的尸身。

    尸身残碎,又被诸多野兽啃食,很难辨认。

    众人寻觅。

    看我的!

    秦捕头小心翼翼的走向草丛中,将一个披头散发的完整人头提了起来。

    这是一个男人的头,散乱的黑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断胫处还有血渍凝固成线,往下垂着,看起来很是阴森!

    秦捕头准备告诉大家是什么邪祟。

    这时,二组一个捕快从那发丝的缝隙间一眼就看到了右脸上的刀疤,顿时叫了起来。

    “二痞子!”

    秦捕快一愣。

    撩开黑发,豁然看到右脸上熟悉的刀疤,果真是城里的泼皮二痞子!

    “怎么会是二痞子?”

    秦捕头脸色一变,他先前料定死的是三兄妹,没有细细查看受害人正身。

    大意了!

    这时,二组的瘦高捕快,抓着扎了很多小辫子的头发,也提着一个人头走了过来。

    看这瘦猴脸,这人正是二痞子手下泼皮春银。

    接着大家又在各处找到了夏花的人头,身体被扯成两半的秋草,及头发上扎着很多小辫子,脑袋已经被什么东西砸碎的冬松。

    二痞子及他四个手下都死了!

    这二痞子平素里没少欺负城里的人,如今得到这报应,也算是该有此报!

    苏文墨心中思忖着,神色很是平静,看向大家道:“三兄妹在云阳县挣了不少铜文,看来,这二痞子是盯上他们的。想在此地打劫他们。”

    就在大家奇怪之时。苏文墨想起昨天二痞子坑钱之事,慢条斯理的道。

    他一说完,陈捕头与李五也随声应和。二组的捕快一下恍然,也觉得分析得有理。

    这二痞子定然是盯上了三兄妹的钱财,想借百丈山的地势打劫三兄妹,却不料遇到了邪祟。

    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还也给搭进去了。

    “这里没有出现三兄妹的尸体,说不一定,这变戏法的三兄妹并没有死。”苏文墨又道:“而二痞子他们脖子上都有两个血迹斑斑的牙齿印,极有可能是僵尸所为。”

    “人死后不腐不烂,聚阴煞而成僵,行如尸人,力大无穷,以尖牙食人血修炼。”

    苏文墨记得《天启邪祟录》书卷中讲过,僵尸为祸,最好辩认之处,便是吸食人血的牙齿印。

    这文案倒还真有些本事。

    秦捕头神色不悦地扫了一眼苏文墨俊逸的身影。

    又让他抢先了?

    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吗?

    偏偏漏掉了最主要的东西!

    为什么?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