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厮杀
字体设置
    宋江作为寨主,自然有一处独居的小院,因处于山上,地势起伏,前低后高,在他房内就能全顾总局。

    便在他感到心悸的同时,听到自己院子外面一阵嘈杂。

    忍不住心头烦躁,推开窗子一看,看见几个山匪正在自己小院前骂骂咧咧。

    自己的守卫自上次被柴进冲撞进来后,便换了一个年轻又死板的小头领,对这种未通报获得允许的访客,一概不许入内。

    宋江因地势较高,清晰将那几人看在眼中,只觉得年岁较大的那个,有股仙风道骨之气,不似山匪。

    龙虎山道士许文清这次甘冒奇险,只带上自己四位道兵,算得上孤身入寨,便是想要夺下这大功,扫平自己修道路上前碍。

    二龙山群匪确如他所料那般陷入狂欢,失了防卫,他们顺利混过三道关隘,又从一个醉醺醺的小头领那里打探出宋江的住所,一路混到此。

    许文清看到院子门口只有两个守卫之时,一股巨大的欣喜从胸腔喷涌出来,仿佛看到自己大功到手,道诀任取,甚至以外姓统领龙虎山也指日可待起来。

    便是那两个守卫拦下自己,也丝毫不减他内心的火热,又递上两块正银,每个足有十两,其中一个守卫意动起来,但那个年轻点的虽也有几分讶色,但还是不愿让开身子。

    许道士已经到了地头,哪里还有与这些小喽啰敷衍的心思,朝旁边壮汉打了个眼色。

    几个道兵嘴上骂骂咧咧,却暗中准备好匕首,靠上去推嚷间将这二人捅死在地。

    点点喧嚣,置于整个二龙山寨嘈杂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和谐。

    但宋江因觉得胸闷不适,忍不住推开窗隙,恰巧瞧见这一幕。

    许道士抬头望来,二人交目,均见到杀机涌动。

    那四个道兵立即分出三人,撞破院门,朝着宋江杀了过来。

    若是往日的宋江,现在已经脚底抹油,边跑边汇聚属下,一起围杀敌,大家都是山匪了,难道还要讲武德?

    但如今他领悟形神转化之秘,法象之力不断反哺肉身,更兼在这厮杀场中混了好久,此刻临危不惧,看着那三个人冲进楼中。

    道兵炼制一向是高端道家秘术,从儿童幼时着手,便以草药及道法洗练肉身,刺激其潜能提前爆发,快速成才。

    故而此法炼制之人,往往四肢发达,气力悠长,但寿不长久,壮年之后便会很快衰亡。

    但从没有人敢小看道兵的战斗力!

    宋江随手丢下数只毒虫,然后拔刀破窗而出,落地一滚,便跃起朝着许道士杀去。

    生机在外!

    许道士也没想到这宋江如此凶悍,竟然敢朝着自己反杀过来。

    但他也不慌,毕竟身边还有一位道兵护持,反而暗笑这宋江无名野修,不知道兵厉害。

    那剩下道兵确实身经百战,但此番乃是秘密潜入,并没有带上顺手的长兵器。

    刚刚杀了守卫,只夺下他的腰刀,反手一撩,便将宋江借着奔袭之力顺势的一劈格挡开去。

    此刀乃是接奔袭之势而发,力量超群,便是道兵这气力远超常人的壮士,反撩一刀虽能格开刀势,却被那绵绵之劲震伤右手经络,一时再也提不起来。

    宋江落地,借力又起,又是一刀,跳斩而来。

    刀光划破长空,如流星一瞬,刹时便到眼前。

    此刀灿烂,便是后面的许道士目光都被吸上来,再也转不动,然后一股惊骇涌上心头。

    依据他们钦天监的秘查,这宋江本是一小吏,身手平庸,唯有几式旁门法术骇人,如果他之前知道宋江武艺如此之高,哪敢摸上门来。

    那道兵毕竟是道家秘法炼制出来的,在此关口,竟然不循常理避让,反而左肩一伏,迎着刀光撞了上来。

    宋江见敌人这一反常举动,内心毫不动摇,他相信自己手中的刀,此刻便是一块顽石挡在面前,也能一刀两断。

    “噗呲”一声,雪白的刀光顿时被污染了,空气中也多出一股腥气。

    肉身在坚固,也肯定不是利刃的对手,这一刀从他左肩砍下,劈进胸腔,再往前三寸便能断了他的心脉,但力已老,刀势也到了极致。

    那道兵被秘法炼制的痛觉几无,便是此刻左臂已经耷拉下去,鲜血喷溅出来,吭都没吭一声,反倒是以身为陷阱,困住宋江朴刀,然后一头朝着宋江面门撞来。

    就在此时,一旁的许道士也终于压下内心惊骇,召出一头磨盘大小的虎魄,朝着宋江背后袭来。

    金鸟一鸣,万物失声,宋江情急之下,法象自然随之应变。

    整座小院霎时被铺天盖地的法意浸染,无形无色,却又实实在在覆盖四面八方,那是一股冲破一切、不断超越的态度,是众生不愿沉沦苦海的超拔。

    执掌超脱之念,生出法意,若等他成为巫圣,那他的祭徒身上最大的特质便是这股超脱之意。

    便如道家求道,僧人悟佛,西方传说中的光明祭徒心中唯一的光明神一般。

    但现在这股法意便如初生之婴,连面前的道兵都禁锢不住。

    宋江只觉眼前一黑,然后便是一颗铁头撞了上来,顿时鼻骨断裂凹陷进去,如打翻陈年老醋坛子般,酸气入脑。

    身后的虎魂因无肉身,更受法意消磨,已被磨的只剩下巴掌大小,一经接触,便立马脱离宋江法意笼罩区域,在旁嗷嗷乱吼,不敢再上。

    许道士也是炼神境界,阴神已成就多年,但他斗法从来都是远远施展,有道兵护卫,也没经历过贴脸厮杀经验,惶惶然,除了召唤虎魄外,连着两次施法都因念错咒语施展不出。

    宋江被头锤重击,一时缓不过来。

    幸好那道兵的反震之力也不小,兼他刀伤重,止不住血,又被法意笼罩侵蚀,现已经倒在地上,脸色煞白,几乎再无进气了。

    而身后进屋的三位道兵已经发现目标杀了出去,气急败坏之下,直接撞破窗户,从二楼跃下,朝着宋江追杀过来。

    “难道今日就是我殒命之时?”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