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师父的人脉
字体设置
    拜师之后,李秋拉着云景的手走回桌子那边,身后赵管事用木质托盘端着一杯茶跟上。

    “景儿,给你师娘磕个头吧”重回大圆桌这边,李秋对云景道。

    李秋的夫人,云景的师娘,这已经是关系最亲近的人之一了,磕个头天经地义。

    云景没有迟疑,认认真真的跪下磕头,赵管事将茶水递给他,云景端着看向师娘道:“师娘,请喝茶”

    “哎,好,乖孩子”,师娘眉开眼笑的接过茶水喝了一口,随后把茶杯放下,此时有丫鬟来到她身边递给她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她取过小盒子,递给云景道:“你叫我一声师娘,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了,这是师娘给你的礼物,你收好,以后跟着你师父认真学习做学问,莫要辜负了他对你的期望知道吗?”

    “多谢师娘,我一定认真跟师父学习”,云景双手接过小盒子道。

    长者赐不敢辞,这样的场合,礼物是长辈的一番心意,是一定要收的,来的路上赵管事都交代过云景。

    李秋受了云景的三拜大礼,看似没有给礼物,但实际上,他答应云景传他处世之道立身之本解他日迷途困惑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看到云景收下礼物,李秋笑道:“景儿起来入座吧,来来来,为师给你介绍一下在座的诸位长辈,认识一下,以后遇到切记莫要失了礼数”

    待到云景坐好,李秋开始给他介绍起来,随着他的介绍,云景内心着实惊叹自家师父的人脉之厉害。

    他们这一桌的,除了李秋和云景的家人外,没一个是简单的。

    有一个是在职的县令,看上去五十来岁,长相和李秋有五分相似,很和蔼的一个人,叫李松年,居然是李秋的大哥,云景叫他师伯,他并不在本县担任县令,是因为弟弟收徒专门赶回来参加的。

    本县的县令也在他们这一桌,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叫牛龟寿,看上去四十来岁,听李秋说,那是他的好友,经常一起喝酒那种,云景叫他牛叔。

    此外这桌的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是一个去年高中的举人,如今还没有官职,也不知道是想更近一步还是已经在运作了,他也是李秋的好友,叫薛明堂,云景称薛叔。

    然后还有县学的山长,是一个精神奕奕的老头,六十来岁,名叫刘长春,亦是李秋的好友,但沾点亲戚的,是表亲那种。

    其中有一个居然是李秋的同门师弟,三十来岁的一个中年人,一身白衣,长相儒雅英俊,叫陈莫白,如今已经在准备进士试了,接到李秋的书信特意赶来的,云景叫他师叔

    总之,他们这一桌,要么是李秋的好友,要么是他的亲戚,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读书人这个圈子的人。

    讲道理,明白了他们的身份,云景对自家师父的人脉关系着实感到有点咋舌。

    尤其是他介绍陈莫白的时候,虽然没有具体,但通过他们的关系,云景却隐隐约约有一种猜测,似乎自家师父来头不小,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才甘愿窝在牛角镇这小地方。

    难不成真遇到过那个关于未婚妻和富家小姐的选择问题才会如此?

    李秋挨个给云景介绍,云景也挨个给他们敬茶,然后,嗯,收礼。

    每个人都送云景礼物了,有的是玉佩,有的是砚台,有的是墨锭

    各不相同,无疑这些礼物对于云景如今的家庭来说都价值不菲,而且这些礼物都属于雅物,他们并没直接送金银钱财之类的俗物。

    有鉴于如今自己的家庭情况,讲道理,这会儿云景心想你们送的礼物要是那些俗物该多好

    每个人虽然送一样,但多了云景也拿不了,还是赵管事帮他保管才免了他搂着这些礼物的麻烦。

    要说这些礼物中,最特别的一件,还是李秋的师弟陈莫白送的,就他独特一点,居然送了云景一把剑,一把三尺长剑,明显价值不菲,也不管云景如今用不用的了

    在介绍完这些亲朋后,李秋开始相互介绍双方的家人。

    他的大儿子叫李青云,二十三岁,二儿子李青空,二十一岁,如今都在县里求学,已有秀才功名在身,两人一身书卷气,长得也不差,可以称得上是青年才俊了,都已经成婚,只是不知为何并未将家小带来。

    然后是他的小女儿,叫李青雨,十八岁,长得不是倾国倾城,却也算得上清丽脱俗,不过已经嫁人,听师父李秋说,是去年出嫁的。

    他们对于云景这个小师弟还是很喜爱的,送了礼物不说,还邀请云景有空去找他们玩儿,或者他们有空来找云景玩儿,总之就是,到时候好吃好玩的他们包了

    然后就是,李秋介绍云景家人的时候,虽然在座的身份地位都不俗,却也对他的家人礼待有加,并未因为他们农民的身份有丝毫的看不起,言谈举止让人挑不出毛病。

    面对这些大人物,寻常云林等人别说如此客气的面对面说话,就是远远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整得他们忐忑又不知所措,只得硬着头皮打招呼,真是难为他们了。

    但他们还是很激动的,因为云景,他们算是长脸了,甚至可以说,今日过后,他们只觉一辈子都值了!

    这桌介绍完了,李秋带着云景去其他桌敬茶。

    其他桌的人虽然没有和李秋他们坐一桌,但并不表示他们就没点能耐了,有的是颇有善名的大户人家,有的是李秋的同事,有的是书店老板,有的是有功名的读书人

    总之,这一层的人,多多少少都和读书人沾边,像什么江湖中人之类的一个都没有。

    很显然,读书人这个圈子是很排外的,甚至直白点说,读书人恐怕根本就看不起那些打打杀杀的江湖客,连来露脸的资格都没有。

    敬茶,收礼,一圈下来,云景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收礼收到手抽筋。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礼物的具体价值几何,但心中大致猜测了一下,就这些礼物加起来的价值,恐怕他家种地十辈子都挣不来!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人生境遇竟梦幻如斯,一朝际遇,人生从此大不同。

    一圈下来,三楼介绍完了,李秋赔罪一声,然后带着云景去了二楼露露脸。

    相比起三楼,二楼就要随意很多了,有些人估计李秋都不认识,一言带过,往往都是一整桌云景敬杯茶意思意思。

    但纵然如此,这些二楼的人可不敢托大,甚至有些还受宠若惊,多多少少都给了云景一些礼物的。

    最后,云景特意来到二楼的一个角落,单独的给张长贵敬了一杯茶。

    不管怎么样,自己能拜李秋为师,还是他在其中牵线搭桥,若没有他,云景绝对没有现在,所以这杯茶云景是一定要敬的。

    人,不能忘本。

    众目睽睽下,张长贵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整个二楼,只有他有这个待遇,但不得不说,他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有点飘飘然做梦的感觉。

    见云景如此单独敬张长贵,李秋面带微笑暗自点头。

    忙碌了近一个多小时,总算是忙完了,云景喝了一肚子茶水,有点撑,同时也感觉有点累,但没办法,这些程序是必须要有的。

    接下来就轻松了,大家借着这个机会吃吃喝喝好不热闹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