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十八【了却君王天下事】
字体设置
    恋上你看书网,吾来此世开大道

    观外阵阵锣鼓声乐,渐渐接近,百余甲士沿路拱卫,持旄拥铣,旌旗招展。

    两位绯袍官员,一者白面无须,一个是苍髯老叟,皆腰束鱼袋,顶戴玉璞头,骑着枣红马,由僮仆牵鞍辔,一路先行,径自往山上去。

    身后是数百精瘦汉子,**上身,担挑红木箱,因山路狭窄,只得单人一列,一行队伍形成数里长龙。

    一路上自有道人,童儿,下山拜礼,接引官府众人。

    不多时,径过数里山道,至山门前,贾清风即领众大小道人,童儿,火工,上前拜二官道“小道清风,添为伏魔宫主持,见过二位大人”

    “不敢当高道大礼”

    二官见此,都不敢托大,忙也翻身下马,郑重还了一礼道。

    “下官风翔节度长吏,道长之名,早有耳闻,仰慕已久,如今一见,道骨仙风,果然是有道全真”各自见礼之后,那白面无须,手抚羽扇的绯衣官员温和笑道。

    言罢,又指着一旁花白头发的短须官员道“这位是朝廷御吏王大人,从金陵千里而来”

    王仲君朝贾清风颔首点头,笑道“下官王仲君,这厢有礼了”

    “外间暑热,二位大人一路劳顿,还请到观中纳凉,饮些茶水”贾清风一甩拂尘道。

    那王仲君却摆摆手,肃然抱拳道“还请主持召集诸位道人,童儿摆上香案,朝廷有圣旨到”

    “圣旨”

    “有圣旨到”

    底下众小道闻言一惊,都窃窃私语道,贾清风也是讶然,急忙招呼众人抬出案几,铺上黄绸牌牍。

    “圣旨到”

    见香案摆好,王仲君才珍重的从一方木匣中取出一卷黄绸,并长生呼喝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梅文化毫不迟疑,当先跪地高喊,众甲士,挑夫见此,亦是密密麻麻跪地高呼。

    随后众大小道人,火工,童儿,亦跪伏在地。

    只有贾清风面带几许犹豫,稍稍思虑片刻,却未跪拜,只是捧着拂尘,躬身退到一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汉中有都阳仙公,久居仙山,道妙清高,风研骨秀。

    朕闻仙公者,能施符水,阐三天之正教,善修妙道,无量渡人,泓上圣之**

    敕封大阐护国法师,荡魔扶道先生,都阳上圣仙翁敕封仙人府邸,为子午清微福地,妙化升真洞天。

    即日着风翔节镇,赏拨千金,修缮太乙仙府,着地方官府,速谴造做大匠,早玉枢琅嬛福境

    不得有误,尔其顷哉”王仲君苍迈的声音,却响彻云霄,震得深山古刹,鸟兽飞散。

    “接旨”

    念完圣旨,王仲君见贾清风脸上似喜,似嗔,又带着三两分解脱,并不答话,只是呆呆望着庙门,不由摇摇头,再次唤道“清风道长接旨啊”

    “额哦好,谢圣上隆恩,谢圣上隆恩”贾清风颤颤巍巍接过圣旨,语无伦次的回道。

    大众这才起身,梅文化与王仲君等,皆抱拳恭贺道“恭喜了,午山门楣自此光大兴盛,将记述于史册,流传千万代矣”

    贾清风眼角含泪,想到师父与历代祖辈的遗愿,今日完成,不由得浑身轻松,一切压力随之而解,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惆怅几许,见众人都看向自己,忙整理思绪,邀请梅,王二官,入观中奉茶。

    众随行官员,甲士,挑夫,只一部分入观中歇息,余下的,就在观外树荫下歇息,安排火工道人搬来几口大锅,熬上绿豆汤,与众军士,挑夫解渴镇暑。

    观中大小道人,亦是喜不自禁,互相奔走,毕竟得了正统王朝册封,日后只要不犯重罪,按照不成文的规矩。

    不管天下谁当皇帝,或者那一代王朝开辟,都会再次册封十方丛林,修缮前朝庙宇道观,而世外门派在王朝的支持下,也会愈加壮大兴盛,龙虎山如此,终南,茅山,皆是如此。

    贾清风领着王仲君一行人走到观中迎客殿,钟七早坐在殿中等候,见众人来了,一番礼节过后,各自落座饮茶攀谈。

    “下官在南方,久仰仙师威名,今日一见,果真是道貌非凡,超拔出尘”王仲君一见钟七,又用出了之前夸赞贾清风那套说辞。

    钟七闻言,只是朝他淡淡颔首示意,也不搭他话茬,反而朝梅文化拱手笑道“梅先生,梁州一别,许久未见,先生风采更盛往昔呀!”

    “哈哈哈泓师才是风采更盛,愈加缥缈出尘,下官提前祝泓师道果大成”梅文化也熟络吹捧道。

    那厢王仲君见钟七并不接茬儿,也不再自讨没趣,转而拉着贾清风聊些道门琐事。

    梅文化见那厢王仲君与师兄聊的正欢,便起身朝钟七笑道“素闻午山仙境,却未曾有缘见过,今日托泓师之福,能到此仙山,下官斗胆,想请泓师领下官看看山景,如何?”

    想看山景,随意哪个道人不能领他去看,偏要钟七带他去逛,明显是有事儿要说。

    钟七心思灵通,知他意思,便起身朝王,贾二人告个罪,随即朝梅文化道“梅先生,请”

    梅文化微微一笑,也不推辞,大步走出殿外,由钟七指路,一路朝后山逛去。

    不多时,到了凤栖亭外,二人在亭中对坐,望着崖下云雾缥缈,梅文化抚掌感叹道“真真好福地,好仙境也,若能携三五好友居此,闲来看经,对坐弈棋,不理俗尘烦恼,何其妙哉”

    钟七笑笑不语,观云许久之后,才问道“山下情况如何,胡虏可曾退去,邓公可还安好否?”

    梅文化摇了摇头道“围城的胡虏虽被打退,然如今居势愈加混乱,汉公军一万五千,大部陈兵阳县。

    氐人胜兵三万七千余,大部驻佛坪,两军正面相隔数十里,铺开战线长达数百里对峙。”

    “氐人胜兵数万,又是精于骑射的胡人,来去如风,汉公有胜算么?”钟七有些忧心道。

    梅文化笑道“汉公麾下猛将如云,朱贵,辛成棕,还有泓师举荐的毕宗元等将,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怎么会输,现在反倒是氐人想要求和,汉公则想入关中争王霸之基”

    钟七疑惑道“此话怎讲?”

    “汉公有三胜,一胜在兵精将勇,诸将奋力,打得氐人节节败退。

    二胜在于五胡内部,羯人先入洛阳,虏宣宗,全据河北,中原等富裕之地,羯赵皇帝其志不有一统之心,怎可让氐人据关中形胜之地。

    据线报,五月初,羯赵整军十万,破陕州三县,在华州与氐秦主力连战数场皆胜,至月底,氐人缩入关内,已经没有与赵军野战之力,赵军亦被阻与天下形胜潼关城下,愈今已有数月了。”

    梅文化侃侃而谈道“如果氐人一直南征汉中,与汉公相持,就会陷入两线作战,不须多久,氐人必为汉,或赵所灭亡,所以此为二胜也”

    “原来如此,还有一胜,不须多言,便是梅先生了吧?”钟七拱手赞道。

    梅文化自信颔首道“某家虽不才,但幸逢明主,汉公若依贫道之言,不敢说全取关中,但拿下风,成,梁,阶,金,等数州,能稳坐关南还是无虑的”

    钟七闻言也是颔首,随着交往日久,梅文化的能力,谋略,文采他还是明白的,不说能比诸葛,但也是刘伯温,张良之流。

    这话看似自信,又不自信,只是因为中原五胡,人虽少,但骑射天下无双,而且已经渐渐坐稳中原,北地。

    胡虏入中原,便与一般王朝末世,诸候争霸截然不同,取天下争龙的难度,节节升高。

    胡人获得中原财力,工匠,文化,等等,军势就愈加厉害,若想取天下,可能已经非一代之功,得积三代,五代之功,天下才能再次统一。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