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规则这种东西,就像舔狗一样
字体设置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高飞没好气道:“还想让我夸奖你吗?

    你们超能局做事简直太霸道了,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

    这是他妈的美利坚行为!”

    郑山听不懂什么是美利坚,上了年纪的他不懂年轻人,有着无法跨越的代沟。但是看着高飞蛮横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还有你!”高飞将炮火转向陈朗:“你没事跟周斌那个垃圾打什么?

    垃圾无论怎么努力,都改变自己是垃圾的事实,可你不一样啊。”

    “你说什么?!”

    隔壁牢房用力砸墙,怒声咆哮。

    高飞眉毛一挑,手指着震动的墙壁,望着郑山的眼神充满了不解。

    郑山道:“周斌在隔壁。”

    高飞讶异道:“他不是重伤了吗?”

    “吃了疗伤丹药,已经恢复了。”

    “哦~”高飞拉长了声音,忽然笑道:“我可以过去跟他聊聊吗?”

    “不可以。”

    郑山冰冷拒绝,没有转圜的余地。

    “他是我的老同学,我的好朋友。”

    “少来这套!”

    “那好吧。”

    高飞走到墙边,手轻轻敲了敲,对面顿时安静下来。

    郑山缓缓摇头,他知道,高飞又要展现语言的魅力了。

    “你还好吧?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周斌大吼:“你说谁是垃圾?”

    “你啊。”

    高飞摸着下巴道:“难道我骂的还不够明显?”

    周斌暴怒:“你是垃圾!你是垃圾!你是垃圾!”

    高飞淡淡一笑:“如果我是垃圾,你岂不是连垃圾都不如?这不更完蛋?”

    “你等着!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哈哈哈……我得意了,哈哈哈……我又得意了,哈哈哈哈哈……你能拿我怎么样?”

    高飞就像是在变脸,突然大笑,突然表情深沉,突然又大笑,突然又表情深沉……

    好贱。

    郑山用手扶额。

    周斌显然是招架不住的,牢房里的他表情呆滞,嘴里阿巴阿巴。

    “够了。”

    郑山叫停这场不对等的语言交锋,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陈朗吗?

    我们该走了。”

    “别那么快啊,我还刚刚有点感觉。”

    “……”

    郑山的表情剧烈变化,低吼道:“走了!!”

    “等一等,我再跟陈朗说几句。”

    “快点!”

    “刚刚说到哪了?”

    陈朗接道:“我为什么跟周斌那个垃圾打起来。”

    隔壁牢房“咚”地一声,然后又诡异地安静下来。

    高飞瞥了一眼,视线重回到陈朗身上:“对,为什么?”

    “他侮辱老师,我忍不了!”

    “鲁迅先生说过,弱者之所以高声叫嚣,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击败他的对手,所以,潜藏在内心的无力感、脆弱感就大爆发了。

    这种人可悲又可怜,你理会他干什么?

    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难道你连这点简单的思维能力都没有吗?”

    陈朗的头深深埋下,羞愧到了极点。

    “老师,对不起,我太差劲了。”

    “你知道你将面临什么样的后果吗?”

    终于……

    高飞终于聊到正经事了。

    郑山居然有种欣慰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痛恨陈朗的冲动?为他黯淡的未来而难过了吧?

    “你会在要塞服刑三十年,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陈朗苦涩一笑,他当然知道。

    “我会死在那里吧?

    我听说,至今还没有刑满释放的犯人。”

    “?”

    “你在说什么?”高飞一脸迷惑道:“我不是跟你说这种事。”

    “啊?”

    “啥?”

    陈朗跟郑山不约而同发出诧异的声音。

    “那你想说什么?”

    郑山情绪激动地问。

    高飞瞥了他一眼,对陈朗道:“你必须在十年之内突破通玄境,这样就可以刑满释放了。

    所谓规则,就是用来束缚弱者,强者可以凌驾于规则之上,为所欲为。

    所以,就算是终身监禁也不可怕,只要你够强,就会发现,规则这种东西,就像舔狗一样,完全不需要在意。”

    不对啊!

    不该这样的!

    你怎么说得那么轻巧?那么简单?

    郑山沉声道:“通玄境你以为是那么简单的?

    我足足花了五十年,才有今天的修为,而我从小就被人称为天才!”

    陈朗跟高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凑到了一起,手遮住脸,窃窃私语。

    “老师,你听到了吗?他刚刚说自己是天才。”

    “有哪个人会把‘我是天才’挂在嘴边,这种头衔竟然都可以自封的吗?”

    “没有大家的承认,站不住脚,根本站不住脚。”

    “你们够了!!”

    郑山大吼。

    “他急了,他急了。”

    “一定是面子上挂不住了。”

    “走!马上走!”

    郑山一把抓住高飞的胳膊,往外拽。

    “陈朗,我先走了。”

    “老师,下次再见面,你一定会看到不一样的我,我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死掉的!”

    高飞竖起大拇指。

    “老师,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不要收新的弟子啊!”

    “不会的,没有人可以取代你,但我可能给你找个师娘,毕竟我需要人照……哎呀!”

    “老师……”

    门关上了,脚步声也听不见了。

    陈朗坐下来,望着天花板,眼神越发坚定。

    修炼!

    ……

    “哎呀,别这么粗鲁,你都弄疼我了。”

    郑山立即撒手,跟高飞拉开距离,满脸惊恐。

    高飞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神色淡然。

    郑山花了好久才冷静下来,道:“你这样不对。”

    “哪里不对了?”

    “你不应该把事情简单化的,在要塞服刑是非常危险的。”

    “正是因为危险,才更不能把事情严重化,现在这种时候,更该给予希望,既定的事实无法改变,绝望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郑山惊异地看着高飞,他没有想到高飞能说出那么深刻的话。

    原来,嬉笑都是掩饰。

    “你就这样不管他了?”

    高飞翻个白眼道:“我说的话一点分量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管?”

    “陈朗如果……”

    “我会为他报仇的。”高飞淡淡说道:“我不是说了吗?

    只要够强,规则这种东西,就像舔狗一样,完全不需要在意。

    这句话是说给他的,也是说给我听的。”

    “……”

    郑山沉默了几秒,道:“我忘记跟你说了,我派人去周家搜查了,没有找到跟火萤组织联系的证据。

    你的事我上报给总部了,估计很快有结果了。”

    “?”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