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细作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biqiku.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自从上次收到乔楚的那张纸条后,就再也没了他的消息。

    后来在傅明义来与我分享他与郭盈盈之间的小甜蜜的时候,我疯狂的想念乔楚,一度想要主动联系他。

    收到纸条那天我被人撞了一下,我相信他就是我与乔楚之间的那名联络员。可当时事出突然,我对那人实在是印象全无。

    想到阿信是当时唯一的目击者,而他这种做“保镖”的人肯定观察力和记性都比我强,于是我旁敲侧击的问过他几次,对于那个人的样貌特征还有没有印象?

    可他对此不是毫无反应,就是用审视的眼光充满探究的看我。

    我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又怕他察觉到什么,会将那人至于险地,对乔楚不利。

    所以后来的日子,我就一直压抑着对乔楚的思念,放弃了主动联络他的念头。

    没想到今天这个人竟然主动提到了他的名字!这一定就是我苦苦寻找的那个联络员!

    我看到他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激动的眼眶湿润,恨不能立马上前给他一个熊抱。

    他说:“乔楚将军让我问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话,或者有什么信件,我可以传达!你快些准备,我不宜在此地久留。”

    我知道此处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而且他明显是遇到了危险,急着离开,不敢耽搁,解下身上带着的那个荷包交给他。

    对他说:“尽量帮我带给乔楚,若遇到危险,也没关系,里面的字条没有署名,不用舍命保护。”

    话音刚落,门被踹开,阿信突然闯了进来,一声不吭,直接与那人缠斗在一起。

    不知道是阿信太厉害,还是那人受了伤的缘故,不过几招他就将那人击倒。

    二话不说,手起刀落竟然结果了他的性命!等阿信从那人手中拿走了那个荷包,我才将将反应过来。

    愧疚、痛苦、愤怒、恐惧……所有情绪都聚在一起,化做了铺天盖地的恨意,上前对他拳打脚踢。

    我发了疯一样的叫喊着、捶打着!顾不上考虑是不是他的对手,也不在乎皇帝知道了会怎么样!被人看见会怎么想?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遭受到巨大刺激,心智全无。那感觉就仿佛他杀死的那人是乔楚,让我感受到绝望。

    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与乔楚之间的桥梁,就这么轰然倒塌了。我唯一的念想和希望就这么破灭了。

    我辛苦救助的病人就让他轻而易举地杀死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乔楚的亲信,转瞬之间被这个畜生干掉了!

    我要杀死他!要杀死他!我歇斯底里的挥舞这拳头,可是在这个武艺高强的人面前,这真的很无力。

    阿信没有还手,甚至没有躲避。只说了句:“愚蠢。”之后就冷漠的站在那里,像一节木头一样任由我发泄。

    直到大家听见动静跑上来把我们拉开,我无力的躺在地上默默流泪,不想再看见他,也不想再说一句。

    希望被掐灭了。我与他再也联系不上了,你赶紧去找皇上邀功吧,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阿信仿佛听到我心里的声音,捉住我的双手把我从地上拽起来。往肩上一甩,拦腰将我扛了出去。

    我头朝下趴在他的背上,早已放弃了挣扎和反抗,也没有力气再骂他,只是默默将所有眼泪蹭在他背后的衣服上。

    天已经黑了,初春的黑夜寒风刺骨。我闭着眼睛听风声呜咽。意识到一切都完了,我可能要面临□□,我不怕死,可是却没法去找他了……

    乔楚派来的人也已经死了,得不到我的消息,他会着急吗?会来找我吗?

    可能是刚才打人使出了洪荒之力,也可能晃来晃去的节奏太过规律,容易让人放松,迷迷糊糊的,我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醒来时见到摇曳的烛火,愣怔一会儿才想起刚才发生的糟心事实,悲伤的情绪又涌上心头。

    却又反应过来这是我自己的卧房。怎么没有在大牢里?就算碍着身份不进牢房,也得被皇上绑去审讯一番吧,怎么好端端躺在家里?

    起身环顾,看到坐在一旁的阿信。这是还没来得及去报告吗?还是想要提条件胁迫我?想起他对白莲的痴迷,真有可能对我有所求。

    他还是那副冷冰冰的面孔,问:“醒了?不闹了?”

    我警惕地看着他:“他们几个人呢?怎么只有你?”

    “被我赶走了。”

    “他们凭什么听你的?”

    “凭我武艺高强,又救了你的命。”

    我对他的说法很是不屑,扯着嗓子就喊:“小白——”

    他冷笑一声:“我要是你就闭嘴。把人都喊来我也省的帮你瞒着了。”

    这时候小白已经推门进来,我说:“没事儿,去备点粥吧。”

    小白走后,我问阿信:“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保护你啊!”

    我冷笑一声:“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绕弯子了?”

    他有些生气地说:“你什么意思!不要不识好人心!要不是……要不是因为……我才懒得管你!”

    看他表情诚恳。可下午发生在医馆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要不是我亲眼目睹他冷血的杀死了那人,我都要相信他的话了!

    我讽刺道:“我不识好人心?对,你是挺好,我以为你会迫不及待的去找皇上邀功,没想到这回倒是沉住气了。说吧,你想干嘛?”

    “找皇上?邀功?我记起来了!你上次也是如此说。莫非……你以为我是皇上派来的?”他神情里藏着古怪。

    “难道不是吗?守着明人不说暗话,你有你的立场我不怪你,可都到现在了,你还在装模作样,可真是让我瞧不起你!”

    阿信突然就笑了。笑的猝不及防,笑的我莫名其妙。

    他笑得弯下腰,笑得流出了眼泪,笑的话都说不出来直拍大腿,最后笑的打起了嗝才慢慢停下来。

    可是笑是停下来了,嗝却打起来没完没了。我被他笑得一头雾水,等他解释,他却嗝的说不出话。

    我一边咒骂他活该,一边取出银针狠狠的往他身上扎。

    他刚把气儿理顺了,就又想笑,被我瞪了一眼,吓得捂住嘴憋回去。

    说出来的话也真叫一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他说:“你还别说,你有时候那表情就跟个娘们儿似的。也难怪将军让我来保护你。”

    “你说什么?谁让你来的?”我突然发现自己脑子不太灵光,思维有些混乱。

    “将军啊!不然还能有谁请的动我常信!”他傲慢的梗着脖子扬扬头。

    我刹那的激动过后,心中警铃大作,问他:“什么将军?哪个将军?你什么意思?”

    阿信道:“还能有谁?当然是我们乔将军……”意识到自己嗓门有点高,他又压低声音小声说:“我们乔将军,乔楚啊!”

    我仿佛能听见自己雷鸣战鼓般的心跳声,感觉一下子在胸腔里炸开了千万朵礼花,温暖、绚丽、明亮,震的我耳朵轰隆作响。

    我有太多太多的话迫不及待要问他!

    这时,传来敲门声。小白端着热气腾腾的粥走进来。

    一阵清凉的风在我周身拂过,吹的我起了一个激灵,脑袋也瞬间灵光起来。

    这会不会是他们的阴谋?我的纸条上没有署名,所以严格讲,并不能作为证物给我定罪。

    听说练武的人耳朵好使,下午我和那人说话时阿信应该就在门口,他是在我把东西给那人后,突然闯进来将他杀死的!一定是一直在偷听。

    我刚刚联系上的人被他杀死,要是他们是一伙的,绝不会如此!

    心里有了计较,冷静下来,待小白出去关好门。

    我面色平静的问阿信:“信护卫这是何意啊?我有点不太明白,你是说那个乌歌的乔将军?”

    他直愣愣的点了点头说:“对啊!还能有几个乔楚。”

    我故作惊讶道:“他为何要保护我?我们虽也算是救过彼此的命,但那是在我们各自暴露身份之前。

    在这之后出于道义他虽答应放我回来,但隔着国仇家恨,我们便再无交集,就算后来在他府上小住过几日,也不过是方便他对我的监视、控制。

    所以,我们之间早就两清了。我不明白他放个人在我身边是几个意思?何况这是我们大疆的地界,你说你是乔楚派来的,那你岂不是乌歌的探子?

    你就不怕我喊人来抓你?”

    我心里暗自为自己的演技鼓掌,对面的阿信脸色却渐渐变得难看,最后腾地站了起来!

    他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襟,将我拎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咬紧牙关,傲慢的说:“我堂堂大疆王世子,难道还能通敌不成?”

    他将我甩回床上,拿出那个荷包扔在我身上,问到:“那这个你又作何解释?”

    我笑了笑:“这些自然是写给我喜欢的姑娘的!难不成还能写给男子?”

    他气得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屋里乱转,我心里冷笑道:想套我的话没那么容易。

    他终于忍不住亮出底牌,双目猩红的盯着我:“下午那个男子与你说话的时候,为何提到‘乔楚’二字你便把东西给了他?”

    我本想说:“你听错了。”话到嘴边,转念一想,不如将计就计!

    所以干脆绕开他的问题,回问道:“你既然是乔楚将军派来保护我的人,又怎会对他派来的人痛下杀手,这样说起来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阿信冷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人是乔将军派来的吧?”

    “什么?”这种可能我还真是没想过,焦急地问道:“不然呢?你又凭什么觉得他不是。”

    阿信苦笑道:“就凭将军不会让你涉险。若真是他派来的,在受了重伤、有人追杀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往你这里跑?更不会在那种地方,跟你说那些可以置你于死地的话。”

    我问阿信:“那你呢?我又凭什么信你呢?”

    阿信说:“那天你被人撞了一下,后来一直在找那个人。因为你发现荷包里多了张纸条。你以为是他放进去的,其实是我。纸条的内容还要我说说吗?”

    我急忙阻止他:“你闭嘴,我怎么知道不是你已经找到了那个人,套出他的话来骗我。”

    阿信想了想,认真点头道:“倒是有那种可能,但如果那样,我要想害你,人证物证具在,直接可以定你罪了。我干嘛还要跟你兜圈子、费口舌?”

    想想有道理,警惕性稍稍放松,我又问他:“你明明是皇上派来的,怎么会是乔楚的人?”

    一提这事儿,阿信表情古怪,憋着笑纳闷的问我:“谁跟你说我是皇上派来的?我可从没那样说过。”

    我回想初见他时的情景,因为他与太医和小猴子一同出现,我就理所应当的以为他是皇上派来的。

    现在回忆起来,他当时果然只说了句自己叫阿信,负责保护我。一句没提过他打哪儿来,更没有提过皇上的事儿。就连他姓什么我都是今天才知道。

    我惊得一身冷汗。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混在我身边,我竟然从来没察觉、也不怀疑。以为他是皇上的人,却从来也没向皇上求证过。

    万一他是别人找来害我的,我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想到这里我气不打一处来,问到:“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之前不说?藏得这么深,是信不过我,怕我出卖你们?还是想趁机窃取我们国家的机密?”

    阿信呆楞一会儿,才愤然说道:“我在大疆待了近十年,身份隐蔽。是我们将军手下最重要的暗线。这次他为你的事把我扯到明处,要承受巨大的风险和损失,凭的就是一份情谊。但依我看,不值得。”

    倘若他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感动,对他诸多怀疑也自知理亏,虽然不知者不怪,但我平时对阿信真是多有挑剔和作弄。

    但还是嘴硬道:“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叫我怎么信任你?我以为你是皇上派来监视我的,心里自然对你排斥。还有,那天你直接找过来,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留你在身边?”

    阿信说:“那天只是赶巧了,走到门口,见有人求见,就跟着进来。若没有那次机会我也会找些别的时候接近你,让你请我当你护卫。我的身份不便于你说,乔将军也说你知道的越多越危险。要我瞒着你。”

    似乎是怕我误会,他又补充道:“他只是让我保护你,并没有监视的意思,他对你绝无恶意!”

    我对乔楚自然是信任的,可想起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也不免有些心虚。不知我结婚的事儿乔楚到底什么态度。

    于是问阿信:“我结婚的事儿,乔楚知道了?他怎么说?除了那次,后来可有送信过来?”

    阿信摇摇头:“风险太大,为了隐藏身份,除非紧要的事情,并不常联系。我只负责保护你。你的事,以后自己跟他说。”

    我不解:“既然你的身份隐蔽,为何今天又要与我说这些,乔楚会同意吗?”

    “顾不上了!今天这种情况后面恐怕还会发生,我要再不说,你一定会上当。”

    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我和他的事知道的人不多。也不关别人的事,谁会来骗我?他们想干什么?”

    阿信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能在你这里,自然你们的探子在乌歌也是无孔不入。

    不论别的,你们通敌的事一旦被坐实,单这一条就足矣让你万劫不复,若有心人煽风点火,你的整个家族都会被牵连。

    当然,反之也是一样。想害他的人,也许会从你这下手。那人真是乌歌来的也说不定,只是目的……”

    阿信这一番话说得我冷汗直流,联想到之前沈畅家的遭遇,一个错误牵连甚广,我知道他一点都没夸张。

    “可你今天就这样将人杀了,会不会摊上官司?背后指使他的人会不会对你不利?”

    阿信道:“他既然自称自己是乌歌人,那我杀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对外讲,是我保护你,杀死了敌国的细作。”

    终于理清楚这一切,心里又惊又喜。虽然面对未知的危险,但阿信的真实身份,对于我而言,是一种精神寄托,让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他说:“今天这件事我会好好查一查,恐怕事情不简单。你莫要再轻易相信别人,有关将军的事不要与任何人提起。”

    他严肃的表情让我感到不安,隐约觉得是乔楚那里出事了。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