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8、微信群怎么禁言人?
字体设置
    但种种操作方式很是粗暴,让她这种做事喜欢求结果的人都觉得太过生硬冷酷。

    “亦辰哥哥,你之前答应过我啊,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如果会对我在意的人造成伤害,你会尽量回避啊。”

    南曦这句提醒发自内心,不光为了能拿到对方的认同,更希望对方把承诺当回事,她不愿两人总因为旁人的问题产生矛盾。

    可能她和张亦辰性格如苏竹所分析吧,她属于被动反击者,喜欢过好自己生活,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别人惹到她,她会不客气的反击。

    但张亦辰属于主动侵略者,他会先行选定目标,为了达成目标,他可以踩过任何人的肩头。

    “曦儿,你生气了?”张亦辰的声音有点暗哑,同样透出几分无心遮掩的疲惫。

    南曦心一狠,为了后续事情铺垫,沉重做出回应:“嗯。”

    “呵,你怎么开心,怎么,”

    当听到熟悉冰冷轻笑,南曦心底本已泛起的难受一下沸腾。

    直白的先声夺人:“你是不是想说,随便我怎么想。”

    电话对面沉默不语,宛若被戳中心思的渣男,意图用冷处理欲盖弥彰的掩盖事实。

    南曦继续咄咄逼人:“你是不是还想说,我让你帮忙保护的段静媛,你遵循我的意愿保护住段静媛,你没做错啊。你辛苦做了,我还责怪你,是我不分实际情况的挑事?”

    刚有点丧失耐心的张亦辰让两句负气话逗乐,语调不禁放缓。

    “曦儿,即便我没安排贺老找人,明天中思达方采取的手段只会更为卑劣,极有可能去现实骚扰孩子。我没规定水军如何骂,我只是将事情推向最快速解决的方向。”

    南曦想想也是,张亦辰犯不着亲自打出那些肮脏的话。

    正想着,听到电话对面传来焦急的询问:“少主,vis让我问您考虑得如何?”

    “稍等。”

    张亦辰应声,转而对她说道:“曦儿,我这边有点突发状况,先挂了。”

    不等她回话,耳边响起嘟嘟嘟的声音。

    南曦把手机收回包里,安静望向窗外,明月挂在天边,很亮但只有半轮。一如她此刻的心境,事难做完美。

    明明对伤及无辜之人的方式很诟病,可事情如果让她来操办,她又能有什么好的奇思妙想呢?

    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她可以说服自己,但如果少了这条闹事的理由,她该找出什么借口让张亦辰感到愧疚,好让步答应她的要求呢?

    单手托腮,自我折磨着苦思冥想会,发现问题最基本的错误出处,在于她妄想让理智到极致的人产生感性判断,为不相干的人有所愧疚。

    这本就是一种自找难题啊。

    手机震下来新信息,南曦解锁手机查看,张亦辰:希望它们能给你带来好心情。

    一段话后面跟着三张图,第一张图是聊天对话,内容包括某水军公司负责人以半吐槽的态度表明,中思达每次死占便宜,喜欢指挥他们多做薪酬之外的事情。这次同样让他们时刻留意段静媛的动态,只要段静媛在媒体前发出任何一条桃色音频视频留证,水军公司将会把所有她的黑色秘密公开。

    第二张图是一张收款记录,从中思达对公账户转出。

    南曦看到自送证据的愚蠢行为深深怀疑假图,只觉不可思议。后来想想推翻怀疑,张亦辰不可能给她假图。中思达定是吃准水军公司,认为他们的是见不得光的小作坊,不敢公开造次。

    用对公账户转出,也是为了好对账和操作之人留证,被国家查了出事时可以反咬口。

    第三张图,是贺知行给水军公司的安排,只有一句话:从孩子下手。

    看完南曦更难受了,似遇到一种很考验人性的难题。好比你看到有人在折磨将死的小动物,你会选择上去给它一刀帮它了结生命。还是会选择静观其变的让变态继续,等变态玩够了再曝光其,同样可以达成目的。

    关键他们的事情还需考虑个时间问题,南曦闹心会,决定不再纠结,想想其他办法吧。

    对方已经从当时能选的最优角度在促成事情了,她如果还去扣细节质问为什么不多给水军强调几句注意言辞,那她未免过于矫情。

    回到家趁着冲洗的功夫放空脑子,再将局面重新罗列整理。保险起见决定乖乖走流程,吹干头发好好做份项目策划案报告,拿出完整的有利数据和证明,给张亦辰和贺知行看。

    解掉干发帽,打开戴家吹风机。

    小樱在旁帮她涂的护发素,给她讲起返校的趣事:“少夫人,我好多同学喜欢您呢,男同学们还成群扎堆的喊您老婆。”

    刚说完,猛地想起叔叔总叮嘱她的规矩,不自觉的捂住嘴:“抱歉,少夫人。”

    “为什么要道歉?”南曦不解,没察觉出小樱哪句话存在问题。

    小樱犹豫下,诚惶诚恐的道出叔叔所交代之事:“我叔叔说过,在家里不可讨论少夫人和少主任何。”

    南曦默默点头,没去充当一时的好人,纠正人家叔叔操心的叮咛。

    “你休息吧,剩下的我自己弄。”

    小樱以为男曦有点不悦,不想见到自己,便轻声应声是,离开主卧的洗漱间。

    南曦将剩下的发膜随意涂抹在发梢上,回到床前,瞧见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不断。

    拿起解锁一看,黄怡的电话。

    瞄眼时间,马上深夜12点。莫非胖妮睡不着,过来找她诉苦,求八卦。

    接通,传来黄怡一惊一乍的叫声:“曦曦不好了,苏竹在群里让禁言了。”

    南曦纳闷地挑下俏眉,问:“你慢点说,什么群里被禁言了,哪个群?”

    以苏竹的性子不怎么会得罪人吧,组里气氛一直挺融洽啊。

    “不是群,是咱们的剧组微信群。”

    南曦第一念头,微信什么时候出群聊禁言功能了?

    切到微信试下,未成功。

    “苏竹手机出问题了?”问出合理点的解释。

    “什么?”黄怡没听懂,自顾自的着急:“我问他为什么不在群里继续聊了,他说回不了话。群里好像混入你粉丝了,苏竹刚刚和他吵呢,吵完就说不了话了。你快看看吧,如果确认粉丝身份,明天我把他客气的请出去。”

    南曦带着疑惑打开剧组微信群,翻过周捷吹捧自己夺冠的心得,翻到核心内容版块。

    严冰性子淳朴,一拿到奖金,可能为了表示感谢,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在群里替她说话:南曦老师太好了,每隔一段时间给咱们组织个有意义的活动。我想问下,南曦老师在公司持有股份吗?

    大家明白严冰的好意关心,可能和东方树叶走得近的缘故,听多了东方树叶悲惨的过去,因而替喜欢的大姐姐操心起来,怕南曦的付出和收获不对等。

    倪虹跟着侧面提醒:注意公司规则,不可讨论高层,不可互问工资。

    老实的严冰连回三条:知道了。

    回完消失在群里,估计找人私聊打听去了。

    但她掀起的话头并未因倪虹的提醒打住,突然冒出个人在群里回复:她持有。

    为了方便大家识别组员,组里每个人在昵称前全备注了职务和真实姓名。

    冒出的人名字和职务全用符号代替,只有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明显有别于旁人的情况当即让大伙揪出,问他是谁。

    对方不答,大伙担心乱入了外人,委派倪虹当代表,去帐篷喊周捷。

    近期陈谋岑加大了周捷的工作量,每天要到处跑奔波的人,不是场务或助理,反而变成周捷。

    晚上他盯着最后场戏拍完,实在累得不行,早早回帐篷休息了。

    刚睡半小时让老婆喊醒,得知能耍官威的事来了,当即提起精神头。

    来到众人等待的大帐篷,扣扣眼屎,仔细查看对方资料,表示:“我不认识他,你们谁拉进来的人啊。这么替小曦说话,莫不是她粉丝吧。”

    “我们拉人得群主同意批准啊。”宁伟道出关键点,“你翻下申请记录不就知道了。”

    “好。”周捷打打哈欠翻起记录。

    第一遍翻过没找到对应昵称的人,猜测道:“可能在我设置需要通过审批之前进入的?”

    倪虹见他眼皮打架,怕有漏网之鱼,便拿过手机帮忙翻了遍,依旧没找到。

    “等等,你们看群里,苏竹好像认识他啊。”

    经过宁伟提醒,守着周捷的人们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回微信群,看到极其诡异的对话。

    苏竹:曦曦不需要你的假好心,收回你的施舍。

    朝阳头像昵称的人未回话,没多久苏竹再次发信息:你只会把她当玩偶,根本不在意她是否开心快乐!

    这次朝阳头像的人回话了:好吵。

    紧接着,两人一起消失在群聊里。

    黄怡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表述完,内容杂乱无序,南曦却神奇的听懂了。主要描述中的头像,她再熟悉不过。

    “曦曦,我明天客气的把他请出去吧?”对待晨曦同胞们要温柔。

    南曦头大地闭闭眼,交代:“你让周捷再建个群吧,”随即想想没啥用,再建个群同样无法阻拦黑客鬼才kin随意进出啊。

    “算了,我去和那个,”王八,顿下用上合适的措词:“粉丝!我去和他交涉下。”决定给王八在员工面前留点面子。

    “好的。”黄怡答应:“那我去劝劝苏竹。”

    “嗯。”

    南曦挂断电话,转手给张亦辰拨过去,想来他能悠哉的在群里欺负人,应当属忙完了。

    “曦儿,想我了?”

    听着深沉低音的**,让几重烦心事压身的南曦一点不为所动。

    勾勾嘴角,拿出演员的基本修养,顺话往下说:“老想了,亦辰哥哥在群里承诺我持有股份,麻烦请您把承诺兑现下。”

    悄然在心里准备好下话:兑现不了就少去群里乱说话!身为堂堂天禹首席执行官,不嫌丢人。

    “嗯,五年前已经兑现了。”

    张亦辰说得认真,南曦听得可笑,吹牛不打草稿了。五年前,他有什么股份啊!那会他身上持有的股份全质押银行了,拿着可操作的资金创办下天禹娱乐。

    思及此处,南曦心里发堵的地方更堵了,本来准备好好嘲讽番,被迫作罢。

    往后捋把飘散的刘海,躺回床上,丧气道:“没劲,以后别去群里乱说话了。万一让人发现你的身份,追问你的具体情况,你又无法道明实情,何必自己给自己挖坑啊。”

    “呵,曦儿在担心我吗?”

    面对张亦辰的跑题,南曦没心劲的随口敷衍道:“你当我在担心你好了,你如果实在感动,麻烦再好好考虑下签约段姐的事情。我希望能趁热打铁,虽然会走步险棋,但你总说嘛,风险代表可操作性,赚大钱的投资最怕一平如水的情况。”

    “曦儿,你对段静媛过于关心则乱,出现了操作性的错误。”

    张亦辰细听对面呼吸节奏,在急躁稍稍放稳些,道出下话:“你始终没问过她的真实想法,她性子柔不代表没思想。你鲁莽的控制对她的实际情况,会变成一种负担。”

    负担一词直戳南曦痛处,她难得升起的无私奉献精神让打击的溃不成军。想反驳吧,换位思考下,又道不出反驳之词。

    她本打算用这事还曾经的恩情,总怕段静媛再走老路让人利用,所以总想快点布置好一切。

    可亦如张亦辰所提醒,又如醍醐灌顶。

    她不希望辛苦到最后,做起了自己腹诽的事情,利用段静媛的温柔善良、以及不忍拒绝她,让其走上条并不想走之路。

    “这点她在帮你时做得就很好,她知道你想快速朝上努力,所以她每次只给你介绍试镜机会,帮你站台,不会命令你按照她所想去做事。”

    条理明晰的分析摆出,南曦哑然语塞。

    沉思半晌,在她以为张亦辰早挂断电话之际,有点受挫地呢喃句:“对啊,我很讨厌别人把自以为对我的好的意识强加给我,我还在讨厌之首”

    “呵,曦儿。”

    张亦辰哂笑声,忽略无心之中责备了他的话,耐心开导:“我相信段静媛更喜欢强强联手的方式。”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