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一章 拥挤的病房
字体设置
    <!--go-->

    俗话说得好,知子莫若父。

    沙恩厚自然知道俩儿子的情况,不敢和叶泽反驳,叹了口气:“叶神医,我现在是真没办法了,俩儿子交给您了,您看需要我怎么办,我办就是了!”

    “那好吧!”

    叶泽点头说道:“我也要了解一下情况,这要等到天色黑下来才行,我一个一个来!”

    沙恩厚也连忙点头答应,总算是看到一点儿希望:“我小儿子······没事儿吧?能醒过来吗?”

    “这就要看······最终的结果了。”

    叶泽想了想才说道:“一切晚上再说,我治病的时候,你也不能在病房,天色马上就黑下来了,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我。”

    沙恩厚明白叶泽的意思,是要和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交流一下,看看怎么来弥补一下,这才能行,那就出去吧!

    沙恩厚看了沙波一眼,又看了看二儿子,转身出去。

    沙波此时也害怕了,失神的眼睛盯着叶泽,一句话也不敢说。

    叶泽也看着他,就是不出声,皱紧了眉头。

    这种病,确实要等到天色黑下来才行。

    出来的时候都两点半了,在这边折腾了好一阵儿,没过一会儿呢,天色就黑了下来。

    沙涛的病好办,叶泽立即能让他醒过来,但是也不着急,先弄清楚沙波的事儿,之后采取一些措施,让沙家出血,再治疗好了。

    叶泽出来告诉沙恩厚,一定不要让人进来,这才回到房间之中。

    情况大致上都知道,不是第一次治疗虚病了,更不用施展重瞳,嘴里低声嘟囔道:“五雷神将附体,电灼光华闪烁,上则保命护身,下则缚鬼伏邪,太上化三清,急急如律令!”

    说完,就看沙波浑身一震,眼睛也直了,缓缓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自己。

    “你是什么人?”

    叶泽也不用直视她:“为什么来缠着沙波?”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沙波也死死盯着叶泽,眼睛里的光芒,让叶泽也觉得不寒而栗:“别以为你有些道行,就想帮他,这次宁可魂飞魄散,我也不会放过这个畜生!”

    “我没有收拾你的意思,既然敢管,就有办法治你,你心里一定清楚,和我对抗,你最终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叶泽淡淡说道:“但我不想那么做,你和我说清楚,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这样就算弄死他,也无济于事!”

    “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叫庞娟。”

    沙波盯着叶泽,声音阴沉地说道:“三年前,这畜生带着人,强拆了我家,气得我老妈当场脑溢血病发,我赶回去时,他看我长的好看,就在当天夜里,侮辱、杀害了我,一把火把我家都烧了,你说他该死不该死?”

    叶泽听得心里直发憷,周江和自己说过,这哥俩没人性,他们看着都不忍心,是不是就指的这件事儿啊?

    “我妈现在还在医院里,行动不便,退休金根本就不够看病的。”

    沙波接着说道:“我好不容易算是弄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还想管闲事儿吗?”

    “我不是管闲事儿,但你不糊涂,那我就给你说个清楚。”

    叶泽能听出来,这个邪祟并不糊涂,就是怨气太重:“阴有阴规,阳有阳律,你这样弄死他,最终你也没什么好下场,于事无补,我既然管了,就会想办法帮你伸冤,最终会有个好结果,不是皆大欢喜吗?”

    沙波就是死死地盯着叶泽,眼神儿非常瘆人,倒是没说话。

    “当初还有什么证据可以寻找吗?”

    叶泽想起了最初邵飞宇的事儿,立即问道:“如果把他绳之以法,也是给你伸冤,两边的律法都不触犯,两全其美。”

    沙波的眼神儿不再那么凌厉,迟疑半晌,才微微摇了摇头。

    这下叶泽也懵了,她提供不出来什么证据,自己也没办法帮她,那么最终她还是不肯放过沙波,自己也不好强来的。

    “既然没有,那么就采取其他措施吧!”

    叶泽想了想才说道:“我要是强行处理你,也不是问题,俗话说得好,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沙波多行不义,不用你来报仇,他也早晚不会有好下场的,我问你,你母亲现在不是还在医院吗?”

    沙波仍旧死死盯着叶泽,缓缓点了点头。

    “那好,我给你要来一些钱,尽可能的给你母亲治好病,或者接到我诊所来治病,我会尽力的。”

    叶泽接着说道:“沙波的下场,我和你说过,你也能放心,早些走吧,两全其美,行吗?”

    叶泽说完这番话,也盯着沙波,就看她同意不同意了。

    良久,沙波才一下子从床上下来,跪在叶泽的面前,哽咽着哭出声来。

    毕竟是第二次处理这种虚病,而且是怨气非常重的,沙波的动作,也就是庞娟的动作,还把叶泽吓了一跳。

    在沙波有所动作的同时,心里还默念起了大悲咒。

    这可是在德光大师那里学来的,自己的记忆力也好,佛家的能防身,庞娟也近身不得。

    当看到沙波跪下来,还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叶泽才知道,自己太紧张了,不是要对自己不利,这女孩子人不错,应该是替母亲谢谢自己吧?

    “不用这样!”

    叶泽叹了口气说道:“你母亲现在何处,叫什么名字?”

    “我母亲叫胡秀兰,就在仁和医院住院!”

    沙波还是哽咽着说道:“没钱做手术,他们不会管我母亲的!”

    “你放心吧!”

    叶泽立即说道:“我会尽快把你母亲接过来,在我的诊所住院,我看看情况再说!”

    沙波点了点头,咕咚咕咚给叶泽磕了两个头。

    忽然,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哎呦!”

    沙波的声音都变了,惊呼一声:“我这是······怎么还摔下来了?”

    “你起来吧!”

    叶泽没去扶他,对这个人,已经恨之入骨了,太不是人了:“你的事儿大了,我暂时······也没办法,你先休息,我要和你父亲谈一谈了。”

    沙波也觉得诧异呢,刚刚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摔了下来,叶泽距离自己还有好远呢,这他妈什么情况?

    看叶泽神色冰冷,又说自己的事儿大了,也不敢说别的,急忙上了病床。

    叶泽瞪了他一眼,转身出来。

    “叶神医!”

    沙恩厚就在外面等着,连忙过来低声问道:“怎么样?”

    “事情大了,我也处理不了!”

    叶泽微微叹了口气:“不过我都来了,你别认为我是个骗子,咱们找个肃静的地方,我把情况和你说一下。”

    “好,好!”

    沙恩厚也脸色凝重,连忙让人帮忙找个没人的病房,带着叶泽过来。

    往病房走的路上,叶泽才想起来,自己差了一个环节啊?

    上次在处理了那个冤魂唐琪之后,还按照奶奶教的方式,念了发遣咒,这才算是让唐琪去了该去的地方。

    这次的情况不一样,庞娟给自己磕了俩头,忽然之间就走了,也没来得及啊?

    庞娟去哪儿了?

    有些事情,叶泽也搞不清楚,那就等着晚上回家问问奶奶再说。

    心里想着,脚下跟着沙恩厚来到一个病房之中。

    “叶神医,到底是什么情况?”

    沙恩厚满脸焦急地问了起来:“您能处理吗?”

    “我无能为力,事情太严重!”

    叶泽摇了摇头:“你出去之后,那房间里,挤的不行!”

    “挤的不行?”

    沙恩厚脸色惨变:“那都是什么人······谁呀?”

    “沙董,您应该比我清楚吧?”

    叶泽淡淡说道:“不过,凡事都有个带头的,这次有个带头的冤魂,她叫庞娟,我不知道您认识不认识?”

    “啊?”

    沙恩厚大吃一惊,脸色骤变,阴鸷的目光,再次盯着叶泽,支吾着说道:“这······这人我似乎······听说过!”

    叶泽早就看出来这个家伙非常狡猾了,明白他盯着自己的意思,刚才是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乱说,吓唬他的。

    现在这个目光,是担心自己知道的多了,对他儿子不利,不敢太托底,还不想和自己说呢!

    “其他的冤魂,我也没细问,没有必要。”

    叶泽继续吓唬他:“还有一些,是最近发生的,他们有的是被气死的,有的是抑郁而死的,你小儿子,也是因为这个,你想,那么多冤魂挤在病房,落脚之处都没有了,您的两位公子,能好得了吗?”

    “啊?”沙恩厚又是一声惊呼,这次真的呆住了!

    <!--over-->

    </div>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