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10章 后记28
字体设置
    林雪落的撒泼,让一切都消停了!

    河屯离开了,带着满腔的凄凉。

    原本留下来陪着妈咪等候还在急救室里亲爹的封林诺,却被妈咪催促着去追上爷爷河屯了。

    雪落知道自己这回话说重了,担心河屯会想不开,便让大儿子追过去安慰了。

    骨子里的林雪落,终究还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封行朗没什么大碍,只是酒喝多刺激到了胃粘膜,胃内毛细血管破裂出血。也因为这段时间没能吃好休息好,胃内非常脆弱。

    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封行朗刚将妻子和女儿,以及莫冉冉母子劝回了封家,卫康便像个幽魂一样飘了进来。

    “哟,封大总裁这招儿苦肉计玩得挺炫呢!”

    卫康一开口,便是满满的嘲讽和不友好。

    封行朗眯开眼斜了卫康一眼,便侧过头去装睡。

    也就只有卫康敢在封行朗面前这么肆无忌惮。还时不时扬言要搞死封行朗。

    “封行朗,你这招儿一石二鸟玩得果然高明!我都快崇拜你了!”

    卫康拿起床头洗净的水果咬上一口继续说道:“这下河屯消停了,我家老大也要消停了!”

    封行朗本不想搭理冷嘲热讽的卫康,却在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时,锐利的睁开了眼。

    “听你这话,难道你们家老大又做了什么缺心眼的事儿不成?”封行朗嗤声冷哼。

    卫康咬苹果的动作一顿,上翻了一下白眼,没接封行朗的话。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卫康疤痕满布的手臂上。

    卫康寻着封行朗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臂,“这些伤啊,是追安藤老鬼近身保镖时留下的!我家老大说了,曾经伤害过你的人,他一个也不会留!除了你亲爹河屯!”见封行朗不说话,卫康斜了他一眼后又继续说道:“其实吧,我家老大跟河屯的仇,可以说是不共戴天!但为了顾及你的感受,愣是放过了河屯那条老毒鱼!可见你在我们

    老大心目中的地位!无论我家老大做了什么缺德事,他都是在为你搏命!”

    “至于恢复记忆后的严邦”

    卫康撅了撅嘴,“有你亲爹活着一天,就不可能容许他活着!这你应该懂的!”

    “你说什么?严邦恢复记忆了?”封行朗紧声追问。

    “嗯!不然他半夜三更开着跑车飙去封家找你干什么?!重修旧好呗!”卫康笑哼。

    良久,封行朗才缓过神来,“那n呢?n也该死么?”

    “傻呗!炮灰人物!你亲爹一直都这么草菅人命!你又不是没经历过你亲爹的凶残和嗜血!”卫康再次将手里的苹果送至嘴边咬了一口。

    封行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淡声问了一句:“是丛刚让你来的?”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就想让你留留我家老大”卫康拿苹果的手垂落了下去。

    “丛刚又想死哪里去作妖?”封行朗追问。“他已经联系到寄养安安的人家了看他的计划,应该是要去徒步穿越几大无人区!看样子是不打算再回来了!直到把自己活生生的累死在某个荒无人烟的角落!他就是

    这么的犟!不肯为自己活上一天”

    卫康抹了抹自己的脸颊,垂下头去:“他给我和老三布置了最后一个任务:就是留在御龙城里保护严无恙!”

    随后卫康猛的抬起头来,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家老大不就欠你一条命吗?我替他还给你!”

    水果刀的刀刃并不算锋利,但抵得太用力,便从卫康的脖子上蜿蜒下了一小股的鲜血。

    封行朗斜了卫康一眼,“你是在学我玩苦肉计呢?行了,别演了!”

    “被你看出来了?!”

    卫康少有的憨意一笑,这才将那把水果刀从自己的脖子上撤开。

    无论卫康是不是在玩苦肉计,但封行朗却看到了他眼框里不经意间溢出的泪水。虽然已经被卫康快速的抹去了,但封行朗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真诚。

    “丛刚什么时候动身?”封行朗淡问。

    “就今天晚上!估计现在正犹豫着要不要炸毁启北山城的别墅呢!”

    卫康咬住了嘴唇,“他是真不想给自己退路了!”

    “那我还能再睡会儿!”封行朗侧过身去,开始闭目休憩。

    “封行朗,如果我老大真的回不来了我一定会完成他的遗愿:杀了最后一个伤害过你的人,邢穆!”丢下这句话后,卫康便离开了。

    “”杀吧!最好两败俱死!这样世界就清静了!

    封行朗缓缓的睁开了眼眸,燥意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随后,他拿起床头的手机,编辑了一条文字信息给丛刚发了过去。然后便倒头大睡起来。

    似乎他有着狂妄的自信:丛刚在看到他的信息之后,不敢走,也不会走了!

    丛刚正跟女儿安安装车的时候接到封行朗发来的这条文字信息的。

    他已经打算带着女儿永远的离开了。

    以封行朗的睿智,不可能推测不了河屯突然对严邦大开杀戒,是因为那段在洗手间里发生的视频。而他丛刚是唯一一个现场看客。

    他想做的事,现在已经完成了。而某人的身边,再也没有了威胁。也是他卷铺盖滚蛋的时候了!

    丛刚只是没想到,某人会因为严邦的死,竟然能酗酒到胃出血?那是何等的痛彻心扉啊!

    带着某人对自己的痛恨离开,正在丛刚所期待的!

    手机的振动,让丛刚装车的动作一僵,他似乎能预料到是封行朗发来的什么东西。

    忐忑,不安,似乎又有点儿视死如归,丛刚拿出了手机,翻看到了那条文字信息。

    他静默着姿态,盯看着那条文字短信,一直一直的就这么看着然后笑意慢慢的爬上了他的唇角,一直扩展延伸到耳际,再然后在整张刚毅的脸庞上弥漫开来。

    “”小安安靠在他的劲腿上,轻轻的唤叫着沉迷于一条信息中的爸爸。

    丛刚这才从那条短信上撤离目光,探过一只手来,轻轻的抚了抚女儿嫩滑的小脸蛋儿。

    “安安,我们不走了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好哦!”

    小家伙会说的中文字不多。她甜糯糯的一笑,乖巧的将小脸紧贴在丛刚的劲腿上。安安很喜欢这里。除了有相依为命的爸爸丛刚之外,还有可以欺负的小虫子。就是那个一直欺负她和家伙有点儿小讨厌这外,其余的生活自由又自在。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w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